第433章

    西城郡短短三天内突然失踪了很多姑娘。

    都是那种年纪不大的姑娘,介于十四岁到二十岁之间。

    其中,十六岁的姑娘失踪的数量是最多的。

    这些人闹上郡守衙门,但是郡守府也丢了几个姑娘。

    虽然说,这些姑娘只是丫鬟,但是,都是活生生的人命啊。

    郝熙也是焦头烂额。

    尤其是这些姑娘,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当真是诡异。

    “大人,不如我们请擅长这类事情的道人前来相帮如何?”郝熙身边的师爷皱眉道,“如今西城郡人心惶惶,若是不尽早解决这个问题,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那么我们请圆空寺的主持——”

    “可——”

    师爷点了点头。

    既然调查不出任何的线索,那么还是请他人来看看,或许还能够寻到一些踪迹。

    杜桥每日都跪在圆空寺的大殿里,为她的儿子祈福。

    当然不是府里那个假冒的,而是她的亲生儿子。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他到底去哪里了。

    杜桥心里也很清楚,她的运儿凶多吉少。

    毕竟府里的那一个,用的就是她的运儿的身体。

    “菩萨保佑,保佑我的运儿平平安安。”

    杜桥一下一下地敲着木鱼,然而下一刻,木鱼却突然应声而断。

    杜桥都想要哭了。

    这好好的木鱼都能够敲断,岂不是说她儿子已经——

    “夫人——”元嵩慢慢地走了过来,“可要换一个木鱼。”

    “小师傅,我这敲得好好的他突然就断了,是不是说明菩萨已经回答了我的问题。”

    “不一定,说不定——只是木鱼太旧了。”

    杜桥:“……”

    元嵩看了杜桥一眼,“我帮夫人换个木鱼。不过夫人暂时不用担心,我观夫人面相,夫人的儿子暂时还活着。”

    暂时活着?

    那就是说,她的儿子可能还在那个身体里面,如果她儿子还在的话,那就不能损害她儿子的身体了。

    那可如何是好?这难度可就大大提升了,她得再去找大师问一问。

    “其实,夫人可以去找宋家村的宋元去看看,宋元年纪小,但是实力很强。她或许能够帮上夫人的忙。”

    看到杜桥如此慌张的样子,元嵩忍不住开口道。

    而且——

    他也很想去见见她。

    她之前缠着他的时候,他只觉得有些烦躁。

    毕竟,他就是一个和尚,自他有记忆以来,他就一直都只是一个和尚。哪有人会缠着要嫁给一个和尚的?

    可是现在——

    她这么多天都没过来找他,他这心里头七上八下的,一直空荡荡的,就好像少了点什么似的。

    尤其他晚上开始整夜整夜的做梦!

    梦里都是成年后的他们,他们好像很亲密。

    但是他们所处的位置是一个很陌生的地方,那个地方和他现在所处的地方完全不一样。

    他们——

    虽然梦里的宋元是个大人,但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情,他一眼就认来了。

    包括他自己也是。

    那个性格不太好的男人,他一眼就认出是长大后的自己。

    所以他现在很想去问清楚。

    但是他师傅说,“有缘自然能搞清楚,要是没有缘分,便是问了又能怎么样?徒增烦恼。”

    师傅有点奇怪。

    他好像很不喜欢宋元。

    一无大师确实是个得道高僧,不管对谁的态度都是一样的,唯有对待宋元是不一样的。

    “师傅,可是宋元有什么不对之处?”

    “并无。”就算是往后她做下了再多的错事,但是现在,她就只是一个小孩子,确实并无任何不对之处。

    “可是,师傅,你好像很不喜欢她!”

    “她想要拐走你,你是我最出色的弟子,我能喜欢她吗?”

    “师傅——出家人不打诳语,想要拐走我的人那么多,师傅可从来没对他们甩脸过!”

    他今年12岁了,对于自己的长相,他心里也有点认知的。

    很多年纪小的女施主,来这里上香的目的就是为了他。

    腼腆的姑娘,也就是稍微和他行了个礼,多说一句话都是不敢的,当然还有那些胆大的姑娘,乔明珠就是其中一个。

    会想尽办法的缠着他——

    哪怕是对乔明珠,他师傅也很有耐心,一脸笑眯眯的。

    唯一的例外就是宋元。

    “元嵩,这些事情说来话长,也很难解释清楚,不过以后你就会明白了,为师真的很不希望你走上那条路。”

    元嵩是他捡回来的,也是他一手带大的。

    哪怕他不做和尚,他也希望他能够好好地生活着,而不是落到那种下场。

    一无揉了揉元嵩的脑袋。

    只是一切皆有因果。

    冥冥之中早有注定。

    元嵩到底还是带着杜桥去寻了宋元。

    寻到宋元的那一刻,她正在挖藕。

    裤脚挽起,折了上去.

    白皙的小腿上都是淤泥。

    她一大早就来帮忙了。

    目的就是为了换几个藕。

    “阿元,你来做什么?你想要吃藕的话,和我说一声,我送你几个便是。”

    “那可不成,我自己亲手摘的,会更好吃!”

    宋元笑嘻嘻地说到。

    手上一个用力,就拔出来一个完整的藕来。

    “虽说宋元还是个孩子,不过这干活的利索劲可一点都不输给我们。”

    “别给自己贴金好不好,人家干的可比你利索多了。”他们这些人拔出来的藕,还有断掉的,但是宋元一手一个,拔得那叫一个干脆利索。

    “阿元,有人找你。”

    岸上有人喊道。

    “快去吧,你都快拔了三分之一,也够你换好几个了!”

    “成,那待会儿我过来拿。”

    “不用,婶子让你哥给你送过去。”

    杜桥就站在岸边,她的目光一直在泥塘里面扫视着。

    她想看看那个高人长什么样子。

    小师傅说她的年纪小——到底是哪一个?

    在看到宋元从泥塘爬上来,站到她面前的时候,她一双眼睛都瞪圆了。

    “……”竟然这么小吗?

    “元嵩,是你来找我吗?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她保证,如果这家伙什么都没想起的话,肯定不会来找她,要不然就是他有求于她。

    还有她身边这位夫人——

    “宋元,不是我来找你,是这位夫人有事情想要拜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