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玄幻奇幻 > 从军行 > 第1125章铁马冰河入梦来十一

第1125章铁马冰河入梦来十一

    百里慎先是一愣,仔细的思考着慕云端康这句话,片刻之后猛然醒悟,错愕道:“殿下是想等凉军尽数投入战场后再用步卒彻底包围他们?”

    慕云端康嘴角一翘:“正是,此乃天赐良机啊,就看脱脱不花能不能坚持到那一刻了!”

    没错,脱脱不花的一万人已经成了慕云端康手中的诱饵,吸引凉军前来围杀的诱饵!

    “当当当!”

    “嗤嗤嗤~”

    双方的七万骑兵已经尽数投入战场,偌大的武关平原上响彻着喊杀声。擂鼓的马灵儿双手颤抖,她知道每一次的战鼓落下都有凉地男儿殒命,可这是战争,一定会死人的。

    虎豹骑一枝独秀,呈一道利箭状加速冲向燕兵的拒马阵,尘岳手持沾满了鲜血的长枪,眼神冷漠,燕军想要包围他们,而尘岳的目标也很简单,那就是在左右骑军加入战场之前,彻底搅乱燕军的拒马阵。

    燕军的步军将领不断的大喝着:“起阵,给我顶住!”

    拒马阵前排的燕兵已经蹲低了身子,双手死死的顶住盾牌,很多人的眼眶中都带着狠厉。

    能被选做前排拒马的步卒大多是骁勇善战、悍不畏死之辈,只要能在交战中活下来,基本上都能加官进爵。

    “喝!”

    尘岳在即将临阵之时狠狠的一扯缰绳,坐下那匹北凉甲等战马高高跃起,狠狠的踏了下去,同时手中的长矛递出,一枪就捅死了躲在盾牌之后的燕兵。

    “噗嗤!”

    马蹄刹那间就踏碎了燕军的胸膛,骨骼尽碎。

    “砰砰砰~”

    不断的有战马撞在铁盾之上,有的人越过去了,而有的人却是连人带马被长枪捅了个透心凉。

    饶是如此,虎豹骑的前排锋线依旧是源源不断的冲击着拒马阵,没有一人退缩。这些来自凉地的精锐骑兵们面对长枪盾牌面无惧色。

    陷阵之士有死无生!

    “噗嗤噗嗤~”

    生与死在拒马阵的前端不断上演着,不管是拒马步卒还是破阵骑卒,都是战场上的头等悍卒,都值得人尊敬。

    “嗤!”

    冲入敌阵的尘岳开始大杀四方,长矛不断的从手中刺出收割着燕军士卒的性命,在尽可能的搅动着燕军的阵型,而拒马阵的前排锋线在虎豹骑的撞击下也被撕开了一个小口子,这个小口子还在不断扩大。

    慕云端康倒是丝毫不慌,像这样的拒马阵后面还有很多道,难不成凉王还能都给他破了?

    果然,在虎豹骑冲破第一道拒马阵之后速度就彻底放缓了下来,困在数座步军方阵中前进不得,只能被迫在几座方阵之间来回游弋。

    “哈哈哈!蠢货!”

    慕云端康忍不住的大笑起来,在他眼里这位凉王是自己把自己送进了必死之地。

    貌似这里取得了一点点的优势,但是另一边的脱脱不花可就惨了,手底下的士卒减员严重,体力疲惫,只能苦苦的在阵中坚持着。

    在战事持续了半个时辰之后,双方的骑军终于彻底乱了套,六七万人不分你我的绞杀在了一起,已经看不到什么完整的骑军锋线了。

    但是人数占据着优势的凉军战果丰硕,完全掌握着战场的主动权。

    “就是现在!”

    慕云端康狠狠的一拍栏杆,怒喝道:“传令,一万步卒居中护卫,其余四万人从左右两翼包围凉军,神鹰军随时待命,准备给予凉军最后一击!”

    “诺!”

    “呜呜呜~”

    在原地待了许久的燕军拒马阵终于撤了,在号角声的引领下迈步向前,缓慢的开始包抄战场的左右两侧。

    这位大燕太子的野心在这一刻暴露无遗,他要一口气吃掉北凉的四万精锐骑兵!

    此时双方的骑军锋线已经乱了,不需要再依靠拒马阵对敌了,失去了人数优势和战马冲击力的骑兵,也不怎么可怕。

    慕云端康死死的盯着战场,看着包围圈一点点的合拢,他嘴角的笑容也是越来越甚。

    他好像已经看到凉军大败亏输,凉王战死疆场的那一幕了。

    在他乐呵呵得到同时,城头上的褚玉成也笑了,尘岳置身战场或许看不清情况,可是他却明白的很。

    此刻的燕军只顾着合拢包围圈,根本就没有防御力量,可以说犹如纸片般一捅就穿。

    褚玉成轻轻的挥了挥手,怒喝道:“开城门,右骑军出战!”

    “咚咚咚!”

    城头上轰然作响的战鼓声让慕云端康有些疑惑,当他看到那缓缓打开的城门时他愣住了。

    “右骑军?”

    慕云端康看着遮天蔽日的军旗陷入了呆滞,脸色豁然大变。

    三万右骑军从几座城门之间奔涌而出,那茫茫的黑甲铁骑似乎是死神降临。

    领军冲阵的步文山脸上带着冷笑,轻声喃喃道:“想不到吧?哈哈!”

    骑军出现的一刹那,燕军步卒就陷入了骚乱,那些个正在指挥步军合拢包围圈的燕军将领手足无措,奋力的挥刀怒吼着:

    “结阵拒马!快!”

    “迎敌!迎敌!”

    可是拒马阵哪是这么一蹴而就的,还不等他们的阵型组成,三万右骑军已经冲到了眼前,刹那间步军大乱!

    “混账!北凉右骑军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回过神来的慕云端康怒喝着:“他们不是应该在辽东吗,周巍然这个废物!”

    百里慎豁然起身,急促的说道:“殿下,形势危急,大军应当立刻撤回大营,依靠地利防守!”

    若是五万步卒现在是结阵状态,他们还可以和凉军硬碰硬的打上一场,可是现在阵型全无,冲上去就是送死。还不如趁着双方还没有厮杀在一起先把步卒撤下来,这样还能最大程度的减小损失。

    “呜呜呜~”

    慕云端康还在犹豫不决,但是一阵突如其来的号角声再度响起,可是这次的号角不是从战场前方传来的,而是从他们的身后响起的。

    慕云端康和百里慎豁然转身,在他们的视野尽头能看到茫茫的黑甲铁骑涌现,将己方的后营搅成了稀巴烂。

    “左骑军~”

    “扑通!”

    认出骑军身份的慕云端康浑身一软跌倒在地。

    他知道,今天他们已经陷入绝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