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心理哲学 >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 > 第六百一十九章 出行必备

第六百一十九章 出行必备

    徐小郎君深深的感受到了这份连襟之情:“三姐夫尽管放心,我这一路上有家仆照顾,还有李郎君同行,何况还有三姐夫找的镖师。再妥当没有了。”

    跟着解释:“听闻还有学兄们一路同行呢,虽然未见得一直到保定府,可也要同行一程的,三姐夫尽管放心。”

    就冲妹夫这个相信人的态度,周澜就不放心:“人心隔肚皮,咱们用赤城的心同人相交,可该有的自我保护意思不能差了。你心里得有数。”

    姜常喜更是递给徐小郎君几个话本子,都是读书人路上被人害了,谋取身份,或者家财,亦或者被人谋财害命的内容。对于徐小郎君这样的身份,很是提神醒脑。

    姜常喜一脸凝重的特意交代:“一定要尽快读完。住宿的时候,点灯熬夜也要读完。”

    徐小郎宝贝一样揣起来了,这怕是什么读书秘籍吧。不然三姐姐不会交代的如此慎重。

    徐小郎君对于三姐,三姐夫的厚爱,那真是感动到骨子里面了。他一定尽快看完。不辜负三姐,三姐夫的心意。

    周澜还要同李郎君告别,周澜拱手,笑眯眯的:“小弟在京城等李兄携嫂夫人进京。”

    李郎君身边的友人早就散了,李郎君看了周澜这边一会了,心下感慨颇多:“贤弟,为兄不如贤弟多矣。”

    这话从哪说起呀,好好地告别,怎么还换了调子,周澜:“李兄何出此言。”

    李郎君仰望长天,情绪渲染的非常到位:“我本读书人,读书才是本分,到了京城为兄虽然结交了无数挚友,固有所得,可四处奔走,忘记了读书人的本分。”

    哦,原来是说这个,看李郎君情绪酝酿那么久,气氛都渲染的萧瑟了,还以为他要干嘛?

    周澜觉得吧,这话的太对了,他也觉得李郎君有点本末倒置。

    不过话不能这么说:“李兄这话却是偏激了,咱们都是多年苦读,学问早就在肚子里面了。李兄心胸开阔,才能得挚友良朋,怎能说有所失呢,即便是,也是,失得其所。”

    李郎君心说,周贤弟这话是半路硬生生的掰过来的,不然就变成了他肚子里面本来就这点学问了。

    李郎君:“贤弟莫要说了,为兄知道,肚子里面学问就这么点,苦读也未必能如何,可同贤弟相比,为兄不够勤奋,不够刻苦,到了京城,更是心思不在读书上。为兄很是惭愧。”

    这怎么还检讨上了,周澜:“李兄,是小弟不会说话了。”不然能说什么,他也不是督促委员会的呀。

    李郎君:“贤弟有一句话说得对,为兄也就剩下心胸豁达了,能得中进士,为兄已然欣喜若狂。为兄会带着夫人,寻一地方踏实做官,他日相见,为兄不会再继续惭愧的。”

    周澜:“李兄严重了,你我读书,自然是要施展胸中抱负的,李兄高才,定然心想事成。”

    李郎君对着周澜双手抱拳:“常联系,为兄会想贤弟的,记得替为兄同先生问好。”

    然后就分开了,再说下去就赶上中午饭了。

    当然了,人家周澜是给六妹夫准备了干粮的,那放不下的心呀,犹如老父亲。

    看的李郎君真的嫉妒了,难道他同周贤弟的情谊,总是差了那么点,就因为差了这层连襟的亲戚关系吗?

    徐小郎君走的更是一步三回头,若是能留在京城,在三姐姐三姐夫身边,才是最大的幸运呢,不说别的,这大贵的手艺他就有点离不开的呢。

    周澜遥遥的对着六妹夫:“这边的事情,你尽管放心。”

    徐小郎君对着三姐夫点点头,而且人家不光记挂三姐夫,还记挂婶丈母娘,若是三叔三婶在,他去姜家迎亲定然有底气的多。

    老远的徐小郎君也遥喊了一句:“婶娘,您,保重。”

    一句话,让姜三夫人就破防了,眼圈都红了:“这孩子,还惦记我呢。”

    姜常喜扶着亲娘:“那是,没有您跟着,一路上,他可没有野味入口,换谁能不惦记呀。”

    姜三夫人想要拍打闺女一巴掌,有这么说话的吗,就看着自家姑爷赶紧过来替闺女挨巴掌。

    周澜挡在常喜前面,还笑眯眯的对着姜三夫人说道:“娘,常喜惹您生气,娘打我,都是我错。”

    那还打的下去吗,姑爷就从来没错过。姜三夫人抬起来的手,立刻放下去了。

    话说回来如今闺女的身子骨重,确实拍不得。难怪姑爷护的这么紧。

    当然了看着夫妻二人的模样,更多的还是安慰。这姑爷挑的好,知道护着闺女。

    姜三老爷不赞同的看着夫人:“就说,你这样不成,当真拍下去,有你后悔的。也不看看常喜什么身子?”

    姜三夫人心说,我这毛病定然要改掉的,不过你们这般我也没有面子的。

    周澜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娘这样好,娘这样拍小婿的时候,小婿就觉得亲切,娘若是拍小婿少了,拍常乐多了,小婿都要想,是不是娘同小婿见外了。”

    姜三老爷自认为对周澜这个姑爷还是了解的,可真的不知道,自家姑爷竟然能这般不着调,说的都是什么呀?

    常乐同常喜一脸不齿与他为伍的表情望着周澜,这么恶心的话,怎么说的出口。

    姜常喜更是摇头,堂堂一届进士,这就已经有了佞臣的资质了,堪忧呀。

    就看到自家亲娘,也就是姜三夫人昏聩的当真了。笑的都要找不到北了。

    姜三夫人拉着周澜笑眯眯的:“娘不是与你见外,你读书那么辛苦,那么懂事,哪有让娘生气想要拍的地方?”

    姜三老爷就那么傻傻的看着自家夫人,你这是忘了哪头是亲的呀。需要这么捧着姑爷吗?

    常乐脸色也不太好看,他这个儿子是不是很多余。

    姜常喜更发愁了,这一家子,发展方向不对呀。能走正常路线吗?

    挤兑周澜:“他既然那么嫉妒,那么计较,不然娘您就放开力气,拍过去一下,成全成全他。”

    哼,就不信周澜能扛得住。

    (本章完)

    99mk.infowap.99mk.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