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科幻灵异 > 带着农场下凡尘 > 634 暗中勾连

634 暗中勾连

    而七位仙子心里也很明白,能劝动玉帝和王母的人,整个天庭都没几个。

    齐齐行礼道谢,有了这番瓜葛,大家的关系不仅亲近不少,还隐隐拿石仲魁当外援的意思。

    簇拥着石仲魁走进宫殿里。

    一进宫,就见王母端坐在高位上,看着广寒宫里的嫦娥仙子们,编排今年瑶池宴时的舞蹈和乐曲。

    嫦娥在西游世界里,可不是人名。

    甚至嫦娥在太阴星君面前,只是使唤的女官,或者宫女。而且还不止一个。

    老猪当年醉酒闹广寒宫时,就明确说过,一群嫦娥仙子见他撒泼,忙合力关上宫门。

    王母见石仲魁进来,挥挥手,让嫦娥仙子们先行退下。

    几十个各有所长,漂亮的不像话的仙子们自然不敢啰嗦,但人群中几双眼睛,却时不时盯着他不放。

    石仲魁看过去,立马就有两三个胆子大的仙子,对着他捂嘴低笑,屈膝一礼,露出个娇媚表情,这才跟着同伴出了宫殿。

    王母也不生气,她自己心里其实很清楚,天庭上的仙子、仙官们没犯错之前,自己能做的顶多只是骂几句而已。

    再说,天庭上动凡心的仙人、仙子是禁绝不掉的。

    有靠山、有跟脚,或者本事极大的仙人,最后只能稍做处罚就了事。

    甚至在玉帝和王母心里,或许暗地里还期待着有本事的仙人犯错,好借机拉拢,收服到自己手下听命。

    再说,为了拉拢石仲魁,王母娘娘自己都无视自己定下的天条,亲自撮合石仲魁和三圣母的婚事。

    一番客套和行礼后,娘娘收起笑容,板着脸问道,“听闻当年闹天宫的弼马温,还是你带着南海菩萨选定的取经人,一同放出来的?”

    石仲魁可不管娘娘是否生气了,半点也不紧张的笑着暗中挑拨说道,“娘娘容禀,那孙大圣既然是佛祖当年给取经人预定的徒弟,早晚都是要放出来的。

    既然如此,小臣自然去占点便宜,免得什么好事全被南海的菩萨得了去。”

    娘娘一听石仲魁抢菩萨的功劳,这才重新笑了起来。

    “你这孩子和那猢狲一样,都是不省心的主。不过你也说的对,那西方教一心壮大教派,免不了夺了动了他人的利益。

    确实该有个人提醒提醒佛祖,别什么好处都只想着灵山。”

    石仲魁和娘娘都不知道接触多少次了,早就知道娘娘和玉帝的心思,并不完全相似。

    甚至因为娘娘不是至尊,彻底掌管天庭权利的心思,远没有坐稳三界之母的心思强烈。

    而石仲魁在她心里的作用,远比权利欲极大,又远在灵山的佛祖更让人放心。

    石仲魁又刻意挑些娘娘喜欢听,愿意听的话和她说,娘娘很多时候,当然站在石仲魁这边。

    石仲魁心思一动,就把菩萨算计孙悟空,却又自己不动手,而是借着唐僧的手,去哄骗孙悟空的事说了出来。

    王母果然笑吟吟起来。

    虽然不好明着说菩萨虚伪,但王母知道有了石仲魁今天这话,今后天庭上绝对会有不少神仙嘲笑菩萨和西方教。

    说是慈悲为怀,却不思感化和教导,反而用了最让人不齿的哄骗、强逼手段,去驯服三界闻名的齐天大圣。

    今后是个人都会想着,若是自己投靠西方教,是不是也会和孙悟空一样的遭遇?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那时南海菩萨这位西方教女仙之首,名声必然大跌,还如何和王母比肩?

    自然没人能动摇、威胁到她王母娘娘的位置。

    “本宫倒是想看看菩萨见了闹天宫的猢狲时,作何表现?”

    石仲魁知道王母想听自己说,菩萨会不好意思,或者羞于见人之类的话。

    但石仲魁不想王母得意过多,觉得菩萨已经比不上自己,而不再把她当成竞争对手。

    “娘娘可就错了”,石仲魁装作皱眉的样子说道,“不管是劝导、教化还是行降魔手段,对西方教来说,都是度化有缘人。

    菩萨不仅不会被孙大圣用言语拿捏住,反而必然会训斥大圣不明事理,辜负了她亲自挑选大圣做取经人徒弟,送他一场功德的一番好意。”

    王母听完就反应过来,西方教一向都不是善茬。

    当年准提圣人以圣人之资,都三天两头跑去东方搜刮天才地宝和人才,自然是个不在乎脸面的人。

    他门下的弟子,还不个个都学他?

    招手让石仲魁走进些,好说些隐秘之事。

    石仲魁忙上前几步,但也只是站在台阶下,半点都不愿意走上哪怕是一个台阶。

    王母白了石仲魁一眼,这家伙看似恭敬,懂规矩,可王母心里却知道,石仲魁不过和很多仙官一样,在玉帝和自己面前一套,在外面时,又是另一幅面孔。

    但这话又不能说破,而且表面恭敬,总好过连面子都不给玉帝的人。

    让石仲魁再走近些,却见他只是忘左边诺了几步。

    确实近了些,又没真的走上台阶,看的七仙女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除了担心石仲魁会脑子不清醒,中了王母挖的坑之外,七人心里还很清楚,今日石仲魁越规矩,一会帮自己等人开口时,王母越不会失了他的面子。

    这算是一种回报。

    王母见石仲魁如此聪明,满意的同时,也不由放心下来。

    指派机密之事,万一所托非人,倒霉的可不仅仅只是办事的人。

    石仲魁就见王母头上戴着的凤钗豪光一闪,一道隔绝外界的阵法瞬间发动起来。

    心里一惊的同时,暗道这凤钗应该就是当年鸿钧道祖,赐给王母的护身法宝了。

    道祖亲赐,自然非凡。

    石仲魁听了片刻,诧异的撇了眼王母,就见王母眼色一拧、神情严肃起来的盯着自己不放。

    只能皱眉思索好一会,这才点头答应。

    瞬间王母就恢复了笑容。

    “贤婿放心,事成之后,本宫每隔九千年,都会送你两颗人参果尝尝鲜。”

    石仲魁才不在乎人参果,那玩意对绝大部分仙神和人间逍遥自在的妖魔来说,确实是了不得的宝贝。

    但自己来说,也就是个没吃过,名气又极大的果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