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心理哲学 > 抠神 > 第八百三十六章 隔空交锋

第八百三十六章 隔空交锋

    这次程煜没有再去小旅馆投宿,而是堂而皇之的住进了利来国际大酒店。并且,程煜甚至都不需要登记,那是七爷帮他安排的房间。

    到了前台,程煜告诉服务员七爷帮王纬订了一间房,服务员很快就取出一张显然是早已准备好的房卡递给了程煜。看来七爷的名头真是好使,服务员甚至都没有任何核实身份的行为就将房卡交了出来。大概她也是觉得,在芒街,尤其是在利来国际大酒店的地头上,还没有人敢于冒充七爷的朋友吧。

    但程煜却并没有接那张房卡,而是询问服务员房间在几楼,当服务员表示在中间的楼层之后,程煜表示自己比较喜欢住在顶楼,让服务员帮他换成顶楼的房间。

    服务员说:“王先生,中间的楼层是行政楼层,房间也是行政套房,是我们酒店最好的房间,这是七爷为您特意准备的。顶楼就只是普通的房间了,虽然也有套房,但是规格什么的要差不少。”

    程煜笑了笑,说:“我也只是一个人而已,房间差一点好一点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在顶楼鸟瞰整个芒街。”

    “您确定要换么?”

    程煜点了点头,服务员见他坚持,也便帮他更换了房间。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程煜担心七爷给他准备好的房间里有录音录像设备,出门在外,不得不防,况且对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

    七爷总不可能把整间酒店每个房间都安装上窃听设备,所以原则上只需要避开七爷安排的房间以及那个楼层,应该都是安全的。

    至于顶楼,只是为了让这个更换房间的行为显得自然一些。

    进了房间,程煜冲了把澡,眼看就要到晚饭时间,程煜给薛正昊打去一个电话。

    “程少,您怎么来电话了?是有什么事情么?”薛正昊的声音很爽朗,看来,拿到钻石的他很开心,情绪一直很不错。

    程煜说道:“我今天到越南来了,偶遇了一个小学同学,他显得状况似乎不太好的样子,我就跟他多聊了几句。”

    “程少去越南了啊,哪个城市啊?”

    “芒街,就在防城港边上。”

    “哦,那个地方我还是比较熟悉的,每年都要去个几次。”

    “就是因为得知薛总熟悉,我才冒昧打了这个电话。”

    薛正昊一愣,随即问道:“程少怎么知道我对芒街比较熟悉?”心里还有点微微的反应,毕竟他经常到芒街收购藏品的事也并不希望太多人知道。

    “薛总别误会,我刚才不是说我遇到一个小学同学么?薛总应该知道,我小学一毕业就被我父亲送到了美国,所以,在国内,我的旧相识除了家里的亲戚,也就是几个当年关系比较好的小学同学了。”

    “您的小学同学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么?”薛正昊反应过来了,看来程煜这趟是有求于自己,并不是对自己进行了什么调查。

    “说来也惨,我这次遇到他,才知道,他父母很早就去世了,原本的家产也被家里的亲戚卷的差不多了。他始终认定他的父母是被人杀害的,那个人还来到了芒街,所以他在这里已经很长时间了,就是在打探那个人的下落。也不知道他都做了些什么,反正他认识了一个据说是当地黑老大的人物……”

    话没说完,薛正昊接过去问道:“七爷?”

    “对对对,就是一位叫七爷的人。我那个同学知道我家里现如今的情况,就觉得我能帮他跟七爷说得上话。可实际上,我这还是第一次来芒街,那位七爷我是听都没听说过。具体的事情我也没太认真听,只是说他找七爷帮着寻找那个杀父仇人,他之所以能让七爷见他,是因为拍了个什么古董的照片,七爷就见他了。他觉得,如果七爷愿意帮忙,大概率用不了十个小时就能把人从芒街找出来,可现在两天过去了,七爷虽然答应了他,但似乎并没有行动。所以他希望我能帮着跟七爷说说,或许七爷就愿意花点力气了。”

    薛正昊大概听明白了,所谓一张古董的照片七爷就肯见了,薛正昊当然知道不可能,肯定是这张照片里的东西牵涉到某个人,而那个人又跟七爷有些关系,所以七爷才破例见了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程煜还在继续:“我不认识七爷,我就想到了薛长运。薛公子跟我说过,他经常来芒街进香料,所以我就问他认不认识这位七爷,可薛长运说见是见过,但显然交情没到那个份上。我又问他知不知道谁跟七爷能攀上交情,他就想到了你。”

    薛正昊点了点头,说:“程少,我的确跟这位七爷有些交情,如果只是找人这种事的话,他应该会帮我这个忙。”

    程煜装作大喜过望的样子,声音里带着笑纹的说:“哎哟,那就太好了。如果需要什么费用,你不用避讳,直接跟我说。”

    “这倒是小事,即便花钱也花不了几个钱。那要不这样,我跟七爷打个招呼?然后再回复您。您看如何?”

    “那倒是也不必,如果让你给他打电话请他帮忙,那岂不是让你欠了七爷一个人情?”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薛正昊稍稍沉吟,觉得程煜考虑的有道理,欠了七爷这种人人情,可是不大好还。

    “我主要是觉得如果这位七爷真的涉黑,薛总欠他一个人情代价就保不齐会有些大。所以你看这样行不行,我那位同学打算再找一次七爷,我就让他说,他是你某位故交的儿子,当初你那位故交夫妻俩去世了之后,你也就再没见过那个小子。不过,你之前在芒街跟他偶然间遇到过一次,才知道他一直没放弃寻找害死他父母的凶手。七爷得知这些之后,想必会打电话找薛总核实,你就告诉他的确有这么回事。”

    薛正昊稍稍考虑了一下,觉得这倒是个不错的帮忙,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七爷想必是愿意帮这个忙的,但薛正昊又没有亲口请他帮忙,所以这就只能是个心照不宣的事情,并不能成为薛正昊欠下七爷一个人情的事实。

    而且,薛正昊觉得,程煜那个同学无凭无恃却能见到七爷,并且七爷还答应过他,只不过之后七爷没下真功夫,这说明七爷似乎对程煜那个同学有所图。这样一来,在自己左证了那个小子的说法之后,七爷就相当于完成了一个背景调查,应该也不至于认为这是在帮薛正昊的忙。

    于是乎,他答应下来:“好吧,程少,您这还真是个更加周全的策略。您那位同学叫什么?”

    “王纬,三横一竖的王,经天纬地的纬。”

    “行,我记下了,如果七爷来电话,我会按照程少给我的说辞跟他说。”

    “多谢多谢,回头去魔都我请薛总吃饭。”

    薛正昊哈哈笑道:“那敢情好,我可是记下程少您这顿饭了啊。”

    “应该的应该的。那我就不耽误薛总的正事了,咱们过些时间魔都见。”

    安排好一切之后,程煜离开了酒店,来到芒街的市面上,熘达着寻找合适的吃食。

    他现在这张真实面孔的脸,整个芒街恐怕也只有阮文安一个人能认得出他了,因为他那天用真实的身份在阮文安的桌子上打过一会儿牌。

    当然不会那么巧合的遇到阮文安,程煜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回到酒店休息。

    第二天一早,程煜就去了公司,公司的员工也都提前到达,他们也很兴奋,毕竟这是他们加入这家公司一个月以来第一次要接触到真正的工作了。在此之前的这一个月,基本上所有人都是在做着联络以及记录整理之类的活儿。

    看到公司员工这副激越之状,程煜觉得自己真是个负责任又宽容的好老板。

    刚进办公室没多久,就有员工来敲响了房门。

    “钟总,有客户来找。”

    程煜站起身来,他知道,接下去,将会是他与七爷的隔空争锋。

    整理了一下衣物之后,重新坐下,程煜朗声道:“带客户进来吧。”

    房门被打开,阿峰带着两名手下走了进来。

    可刚进入房间,阿峰就明显一愣,他当然不会知道,之前拥有他所见过的那张脸的人,已经永远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那张脸,就连程煜自己也无法再来一次。

    “王先生不在?”阿峰问的明显有些迟疑,他同时回想了一下“王纬”的相貌,却发现自己竟然对那个叫王纬的人并没有太多的印象,仅仅两天之隔而已,阿峰竟然就记不住王纬的长相了。

    这在以往,是从未有过的经历。

    一瞬间,阿峰似乎感觉自己有些老了。

    “我姓钟,单名一个华字,你应该就是阿峰吧。你好。”程煜站起身来,伸出一只手。

    可阿峰显然并没有跟程煜握手的打算,他眉头一皱,声调严厉了起来:“我问你,王先生不在么?”

    程煜撇撇嘴,心道这个阿峰这么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么?明明自己已经给七爷打过电话,告诉他自己暂时不会过去芒街,阿峰就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

    现在这副做派,毫无疑问是七爷觉得程煜既然是“王纬”派来的人,他们少不得要跟这个人直接打交道,因此一上来先给个下马威让这人明白一些道理是很有必要的事情。

    可七爷这个选择明显是错了。

    当然,这也可能是阿峰的自作主张。

    但不管如何,程煜扮演的这个叫做钟华的角色,都没打算韬光养晦忍气吞声哪怕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