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玄幻奇幻 > 九域凡仙 > 第902章 心残

第902章 心残

    青州剑派不是这位的家业!?

    众人心里不免开始遐想,对这位的敬畏更甚几分。

    方尘目光一扫众人,如今这些还能留在青州剑派的修士,先不说天赋如何,至少在心性上,可堪大用。

    待叶文修站起身,刘牧立即取出筑基丹交给他。

    “师弟,我年岁比你大,这颗筑基丹还是由你服用。”

    叶文修轻轻摇头,想要送还丹药,但刘牧却一步躲到方尘身后,眼神坚决。

    “他给你找回的筑基丹,你就不用推辞了。”

    方尘淡笑道:“只要记住日后有来有往便可,这才是相处之道。”

    叶文修望着手中的筑基丹,又看见刘牧身上残留的伤势痕迹,心中已然知晓刘牧这一趟并不轻松,眼里闪过一抹泪光。

    好在如今两人已经熬出了头,就算没有这颗筑基丹,今次他师尊归来,一切麻烦都将迎刃而解!

    “对了,你再说说今日的来意,刚刚在下有点听不清楚。”

    方尘看向老者,微笑道。

    老者再次跪伏于地,低声道:“方掌教明鉴,在下只是尊小皇子之命,前来索取筑基丹,非在下本意……”

    “小皇子?他还不愿放过我们青州剑派?这些年来,他为了谋划我等,明里暗里做了多少小动作!”

    叶文修眼中闪过一抹怒意,死死盯着眼前这名老者,他已经认出此人是谁了。

    正是那名小皇子身边的供奉之一!

    “嗯。”

    方尘轻轻颔首:“你的来意我现在知道了。”

    顿了顿,他看向冯飞扬:“你呢?”

    “前,前辈……我以前也是青州剑派的弟子,是您的后辈,只是误入歧途,别看晚辈刚刚说的话颇为寒心,可那并不是晚辈的本意。”

    冯飞扬结结巴巴的道。

    如果他知道这位并未死在外头,他又怎会轻易离开青州剑派?

    只是如今后悔已经晚了,他只希望能保住性命,这才刚刚晋升筑基不久,日后还有大好前途,若死在这里,一切都将付诸东流……

    冯飞扬在说话的时候,刘牧也在给叶文修比划着手语。

    叶文修神色愈发惊怒,忍不住看向冯飞扬:“冯飞扬,你今日此来,竟是想覆灭我青州剑派,杀害这些曾经与你同吃同住的师兄弟!?

    你可曾忘了,当年你出身乡野,本该平平淡淡过完此生,是我和刘牧师弟经过你所在村庄,见你被村里孩童欺凌才出手救你,又接你上山。

    你修行时,用的灵石是最多的,吃的丹药是最好的,就算不领情,你又怎敢忘记曾经修行你差点跌落山崖,是刘牧救了你,最终使得他在床上躺了足足半个月!?”

    冯飞扬面色连连变幻,突然惨笑一声:“今日不管我说什么,都难逃一死了,对吧?”

    叶文修顿时语噎。

    刘牧等人冷冰冰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罢了。”

    冯飞扬笑了笑,看向叶文修:“叶师兄,你说你们当初对我如何好,可你们真的把我当成兄弟吗?

    没有,在你心里,只有哑巴刘才是你的兄弟,对吧。

    我等在你眼里,再如何努力,再如何追赶,也比不了他在你心中的地位。”

    “你们又怎会一样。”

    叶文修冷冷道。

    “对啊,我们为什么不会一样?这都是因你心中偏颇!我问你,如果我和你同样都是炼气十二层,刘牧找回筑基丹他会给谁?

    给你啊,他断然不会给我,就算我的天赋比你高,比你好,他也不会给我。

    这叫什么师兄弟?”

    冯飞扬大笑道:“我就是很早很早便明白了这个道理,这才会离开青州剑派,既然你们都不曾真的把我当成兄弟,为何当初要带我上山?为什么?”

    不知不觉间,冯飞扬脸上已经布满泪痕,但他依然在笑。

    “冯飞扬,你心里有病趁早就得治,难道青州剑派非得围着你一人转,才叫把你当成兄弟?

    当初掌教和刘牧师兄如何待你,我们这批弟子有目共睹,他们对你还不够好吗?你却依然不满,你就是狼子野心,不管如何,都能找出理由,因为任何东西都填不了你这颗心,它太过贪婪!

    别的师兄、长老因为压力离开了青州剑派,我们心中就算有所责怪,也没有把他们当成仇人,反而你,你在青州剑派得到的最多,离开后,也对青州剑派最狠,你就是个狗日的!”

    田里爬出来的那位指着冯飞扬的鼻子发出一声声怒骂。

    “人心难测,有时便是如此,若不然,为何修仙要先修心。”

    方尘轻轻叹了口气,随后看向刘牧和叶文修:“你们谁出手,了结了他。”

    “方掌教,凭什么要了结我!?我就没有资格活下去吗!?”

    冯飞扬缓缓后退,死死盯着方尘,“我的天赋比叶文修要强,也比刘牧这残废要好,你凭什么看重他们不看重我!”

    “残废?”

    方尘睁开双眸,灰白色的瞳仁里毫无光泽,如一片死寂。

    冯飞扬顿时愣在原地,眼中闪过一抹难以置信,难怪对方刚刚一直都是闭着眼睛,他以为对方正在修行某种术法,不料对方竟患有眼疾,是个瞎子?

    “我亦是残废。”

    方尘笑了笑,“身残无碍,若是心残,怕是药石难医。”

    话音落地,一抹剑光袭去。

    冯飞扬死死盯着刘牧,怒道:“你区区炼气,也能杀我!”

    随后,他的脖颈被剑光一扫而过,渐渐多出一条血丝。

    冯飞扬难以置信,刚刚他想出手时,却发现自己浑身灵力无法调动,甚至连步子都迈不开!

    “冯飞扬,好走不送。”

    叶文修沉默了良久,轻声道。

    咕咚,人头落地滚出丈许远,恰恰好滚到那名老者的脚边。

    老者吓的浑身僵直,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刚刚听你说,火炎国的皇族打算临走之前,劫掠一把火炎国的宗派?”

    方尘笑道。

    老者连连点头:“确有此事,他们说这些宗派都是靠着他们才有如今气象,所以需要这些宗派偿还!”

    “掩月庵,有派人去吗?”

    方尘道。

    “好像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