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武侠修真 > 玄妙大唐 > 第四百二十章 进度

第四百二十章 进度

    李俪君在修真集市待了没两日,就提前一步先走了。

    她告诉邱三翁,自己那几位厉害的长辈打算到别处去游历,自己作为晚辈要随行,估计三五个月都未必能回来。如果邱三翁不能赶在下一季集市开启前回归,就把店铺暂时转租给他看好的人吧。重要的东西她都带走了,除了后院不能进入,店里其他地方随他折腾。

    邱三翁笑眯眯地表示东家可以放心,他们祖孙俩会把店看好的,就拄着拐杖亲自把她送到了出入口处。

    其实他老人家如今的伤势已经基本痊愈,根本不需要再借力拐杖了,可他依然没把那把铁木拐杖丢开。一来,是因为它已经成为了他如今用惯的武器;二来,则是他这副伤好了却依然老态隆钟的形象,能让大部分的人都感到安心。既然如此,他又何必让自己感到不便,还让别人觉得不安呢?

    李俪君离开集市后,先往北进入了秦岭范围,然后再辗转前往光头山,待了两日,方才折回紫云山房。

    这时候,集市已经进行到第七日了。傍晚时,二红先一步返回山房。天黑之后,秋香与吕四运也回来了。

    秋香与吕四运才去过两次集市,依然感到新鲜又刺激。这一回他们没有了李俪君这位炼气八层与二红这位炼气四层的保护,二人需要凭自己的能力和智慧混进关中修真界的圈子,既要隐藏身份,又要把手中的东西卖出去,还要避开心怀不轨之人的窥探,这一路上没少费心费力。等回到紫云山房,两人都已浑身湿透了,狼狈不已。

    虽然狼狈,但他们都挺高兴的。他们这回顺利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从今以后就可以独挡一面了。倘若小娘子李俪君需要帮手去跟修行界的人打交道,即使二红不能出面,他们也能帮上忙,这种满足感是胜过一切的。

    如今只剩下赵月白还未有跟外界的修行之人打交道的经验了。不过考虑到她的性格,所有人都没打算逼她去勉强自己。反正她如今有炼气二层修为了,打理那两亩灵田,也算用心,就让她继续宅在山房里干活吧。李俪君手下有三个人能出门办事,就已经足够了。

    秋香向李俪君报告灵药的售卖情况。虽说年份还短,价钱不高,但那些灵药都是用最标准的修真界种植手法栽培出来的,能确确实实地产生效用。作为炼制一般炼气期丹药的常见原材料之一,这就已经足够了。李俪君费了不少功夫,才在紫云山房范围内找到一处隐蔽的山谷,在里头开辟出那少许灵田,勉强能凑足两亩,种些常见的灵谷、灵药,能自给自足就行了,有多余的可以往外卖一些,但最重要的,是给秋香与吕四运一个与修真集市内部人员打交道的合理身份。他们顶着草根散修的形象出现在关中,是可以从其他草根散修那里获取情报、交换资源的。

    散修游走天下,常常与凡人混居在一处,有些人甚至还会在凡间朝廷里做官做武将。他们的为人行事正邪难辨,但总的来说,都更看重自己的修行前程。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他们是不会介意帮人办一点小事,又或是泄露一些情报的。

    目前,李俪君还不知道能从秋香、吕四运认识的散修那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可至少,她手里已经收集到不少火药了。在大唐,能拿出这种东西的人,多数是道士,也有一些是拥有矿山的地主。若没有确切的情报,她想不惊动任何人便收集到大量火药,那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等到光头山那边炸了,万一被真仙观的人顺藤摸瓜查到她身上,也非常麻烦。她只能借身边心腹的手去收集这些东西,等事情办完了,就让秋香和吕四运赶紧抛弃现在的身份,免得被人查上门来。

    她对收集来的火药进行了加工,妥善地保存在防潮防火防震的容器中,密密收进储物空间里。照这个进度继续下去,明年的这个时候,她应该就能将所需要的火药全部收集齐全了。大杀器的制作方法,她也整理好了,等她找到一处偏僻少人的地界,就可以进行实物试验了。

    李俪君正为了火药收集的进度而开心,吕四运又向她报告了另一件事:“王道人符箓店的东家过来了。也不知道他在后院做了些什么,他出来的时候,店里的人都能听到后院有女人在大声哭闹着咒骂他。他倒是不为所动,只给王道人师徒留了一个储物袋,嘱咐了几句话,便转身去寻关真人了。”

    这件事在集市里迅速成为了八卦的话题中心,已经盖过了灵光谷英俊男弟子与朱十八娘、刘娘子的三角恋情,比起传说中那位东海筑基炼丹师抵达关中的消息,热度只差了一点儿。据说李真人与那个凡女是母子关系,从去岁就吵到今天,人人都觉得凡女很不象话,总是拖李真人后腿,但也有与李真人结怨者,闻讯赶来,在王道人符箓店外探头探脑的,不知是不是想打什么坏主意。

    这种事,就需要关真人和王道人师兄弟俩合力去解决了。吕四运和秋香只是坐在附近的茶楼里听人闲话几句罢了。他们不认得李温齐,却知道小杨氏与他们这些陈氏旧人有仇,打从心里不希望那女人过得好,恨不得李真人的仇家会找上门来拿他的母亲出气呢!

    秋香并不知道大能的事,还觉得这李真人声称是小杨氏的儿子,十分莫名其妙:“那贱妇什么时候红杏出墙,生了这么大的儿子?别人说她是前世生的,可谁家儿子会这么孝顺,亲娘死了之后投胎转世,都跟他全无关系了,他还管人家叫娘呢?!”

    李俪君干笑两声,不打算跟她详细解释其中原委,便含糊地扯开了话题:“那位东海来的炼丹师,已经到了关中了?不知在何处落脚呢?会到客栈去吗?”

    二红在旁摇头:“集市到今儿半夜就关闭了,怎么可能还会有新客住进客栈来?听说那人会在秦岭中租一处洞府临时落脚,只不知道是哪里的洞府罢了。关真人大概知道,玄应道人追着他打听地方,想要去向炼丹高人请教,关真人没理他,倒是跟王道人说,打算带他去秦岭修炼几日,试着看能不能突破瓶颈。”

    王道人已是炼气七层,也该是找一颗筑基丹的时候了。关真人有心为师弟谋划,又怎么可能叫玄应道人占了这个便宜去?

    李俪君也不去管他们真仙观内部各派系的争斗,只关心另一件事:“修真集市里,当真没有一个人对出入口处的后土庙有所留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