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心理哲学 > 我的27岁女总裁 > 第444章 你被起诉了(第四更)

第444章 你被起诉了(第四更)

    人工湖旁边的休息区这里,乔闻轩弹了弹烟灰,看着我说出了一个陌生人的名字。

    “宋庭,也就是张瑞在老家L市开小超市的那个搭档,我们都没有想到会是他。”

    我愣了一下,问道:“不是,这宋庭,我们上次也没有见过,而且,他和张瑞是有什么血海深仇吗?为什么要做如此恶毒的事情?还有,他一个普通人,是怎么会拿到Du品的?”

    这个时候,站在旁边的邱越把话接了过去,说道:“这才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事情,我们目前也只是知道,这件事情就是宋庭做的,然后刚刚已经被抓走了,目前还没有进行审讯,不过应该快了。然而,关于这个宋庭的事情,我们都一点也不了解。”

    邱越吸了口烟,他“嘶”了一声,疑惑问道:“你们说……这宋庭,有没有一种可能,也只是受人指使的?毕竟张瑞他不应该是一个那么没有防备之心的人,怎么会随便找个人合伙开了一家超市的?要宋庭真有问题的话,应该也是在他们开了超市之后,被人给收买了才去冒着风险做这种事情的吧?”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这事,我们都只是瞎猜的,根本不知真假,一切还要等到宋庭被审完了之后才知道,如果他真的有问题的话,那应该能查出来背后的指使人或者做这种事情的原因是什么。”

    乔闻轩这会看向了我,说道:“今天过去查看张瑞的尸检报告时,我顺便把之前张瑞和我们说的邮箱设定时间那事,我和尹组长都汇报上去了,东黎……”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这些事情,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去处理,只要有一点证据,全都交上去吧,视频的内容,我也都已经给尹组长了,为他们查案提供多一点线索。如今张瑞都出事了,那些东西,我们也都没有必要再自己留着了。”

    我点点头,赞成了乔闻轩的说法:“应该的,别藏着藏着把自己给送进去了。”

    “我连口供笔录这些都做完了,那定时发布的设置,不知道还会不会发出去。”

    邱越拍了怕乔闻轩的肩膀,安慰道:“等着看吧,我们都别瞎猜了。”

    乔闻轩点点头,说道:“这些天公司的事情,就都交给你们辛苦一下来处理了,李秘书说了,张瑞的尸体要交给殡仪馆那边火化了,他的后事,我要带回去L市那边帮忙处理了,应该需要几天的时间。”

    “行,你去吧,公司的事情就不用你担心了。”

    在休息区这里,我们聊了大概一根烟左右的时间,随后乔闻轩便离开了浪潮山庄,而邱越则和我一起回去了星锐外贸。

    在走路回去星锐外贸的路上时,我把先前去见面骆启华的事情,都和他给说了出来。

    “骆启华?是蔚蓝资本的那个‘骆启华’吧?”

    邱越一听,顿时脚步都停了下来,他先是转身回头看了一眼远处之前在修建中的商业广场,随后目光又落到了我身上,说道。

    “人到中年,没有办法了,他把希望寄托在宁雄政的身上,企图能够咸鱼翻身,可没想到却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我拍了怕邱越的肩膀,示意他边走边说,随后开口道:“不管了,待会你回去办公室里,就把这个事情和叶晴说了吧,让她接下来都不用担心骆启华那边的事情了,那赔偿方案,他骆启华爱签不签,无所谓,没有必要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他身上去。”

    “行,我知道了。”

    ……

    时间就这么悄然地又过去了一天多,转眼便到了这一天的下午时分。我在办公室里忙碌了大半天之后,关于星锐外贸国内业务的发展方案,终于全部都在开完会之后,给修改完善好了。

    我从椅子上伸了个懒腰,起身走出了办公室,可缺刚好看到在教育机构那边的方向,赫然看到了一辆缓缓停下的车子,定神看去:从车子里走下来的人,那不就是梁安卉吗?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时间,原来这会都已经到下午五点四十分了,她的确是该倒是件来接李新昊了。

    思索了一下之后,我干脆朝着教育机构的方向走了过去,反正这会也都差不多要到下班的时间,工作上的东西,我也都忙得七七八八了,过去和她打个招呼也好,顺便问一下,她那申请涨薪和评级的事情,是否出来结果了。

    在我走向教育机构的时候,梁安卉刚好也看到了我,在不远处的位置时,她就微笑着朝我挥手打招呼了。

    “你怎么也过来了?这会你不是应该在忙着吗?”

    面对梁安卉的问话,我笑着走到了她旁边,说道:“该问这句话的人,是我才对,我就是在浪潮山庄这里办公的,时间会比较灵活,倒是你,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

    梁安卉莞尔一笑,说道:“因为上班没意思,准备溜了呗,周总,你要不要收留我啊?”

    她这话,要不是知道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的,旁人若是听到,恐怕会心生误会。

    我笑着平静说道:“求之不得,说句玩笑话,我倒是希望你们申请涨薪和评级失败,然后整个团队就都能跳槽过来我这边了,让我的公司组建强大的律师团队。”

    “真看不出来,你怎么这么坏呀?”梁安卉对我笑了笑,紧接着说道:“对了,看到你人,我才想起来,有个东西要给你看,我还特意给打印出来了。”

    “什么东西?”

    在我问话的时候,梁安卉低着头从自己挎包里,拿出了一份信件递给了我,一本正经的表情说道:“东黎,你要‘完蛋’了,有人要起诉你,今天早上我团队的人收到的,我看了一眼,被告人竟然就是你,所以就打印出来律师函拿过来给你看了。”

    “有人要告我?”疑惑中,我接过了梁安卉手里的律师函,拆开来一看,我心里顿时“咯噔”了一声。

    好家伙,这骆启华说干就干,居然还真的去律师事务所找人来起诉我了,而且还这么巧,找到了梁安卉的这边来!

    想法是挺好的,只可惜……他找错人了!

    我苦笑一声,拿着手里的律师函,看向了梁安卉,笑问道:“这人我昨天才见过,给了赔偿方案,折腾来折腾去的,最后说要告我,没想到还来真的啊!”

    “是啊,当时我看到被告人是你的时候,我自己都感到很惊讶。不过你给他的那赔偿方案,我们都看过了,是没有问题的,除非……真的想要钻空子去起诉,顶多也就只能再要多一点钱,并不会造成什么实际性的影响,多点钱,对于你这样的大老板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吧?”

    我耸了耸肩膀,无奈的语气说道:“没办法啊,我们公司前面已经安排人去和他洽谈对接过好几次了的,他就是死活不愿意,结果绕来绕去,就是想着借此机会,让我亲自过去找他,这骆启华,后来还和我说出了一些很无理的条件,那我干脆不和他谈了,爱干嘛就干嘛。”

    一小会后,我带着试探性的语气,对梁安卉问道:“所以呢,这个案子,你接吗?”

    梁安卉捋了捋发丝,脸上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看着我反问道:“你猜猜我接不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