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心理哲学 > 我成了表哥的白月光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出事了

第二百八十一章 出事了

    彼时苏珩正跟柳进德在永福楼里喝酒。

    “怎么想起她来了?”柳进德先还有些惊讶,随即反应过来,哈哈笑道,“如何,莫不是后悔当初还没享用就把人家给送走了?”

    苏珩斜睨他一眼,神色淡漠地抿了口酒,“我有什么可后悔的。”

    “那倒是。”柳进德砸吧着嘴道,“意浓姑娘再好,又怎么能跟弟妹比呢?”说罢意识到自己又多嘴了,忙转移话题道,“你忽然打听这个干什么?”

    苏珩半垂着眼,晃动着手里的酒杯,“帮人帮到底,送佛送上西……我只是想知道她找到她的家人了没有。”

    先前听说那女子跟宋昀盼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时候,他还没往这上头深想,可昨晚听了他父亲跟三叔的话……

    外室固然让人瞧不起,可他父亲言语之间对那女子明显的不耻鄙夷却叫他觉出几分不对劲——

    除非那女人的身份比外室更加的不堪……

    不知怎么,他忽然就想起来,自己曾经为其赎身的那个名叫“意浓”的清倌人来。

    当初他也是见那女子眉眼间与宋昀盼颇有几分相似,不忍见她沦落风尘,这才拜托了柳进德为她赎身,又送了她回乡找她的家人……

    为了这事他在跟宋昀盼成婚前还被苏二老爷罚在书房跪了两个时辰,差点儿腿都跪废了……

    就听柳进德大喇喇道,“这事你还用得着问我?直接问苏三叔不就得了。”

    苏珩眸色一沉,皱眉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此事跟我三叔有什么关系?”

    “难道我没告诉过你么?”柳进德拧着眉头回想了一下,满不在意道,“哦……大概是你一直没问,我就忘了跟你说……”

    “当初他们送意浓姑娘回去的时候,到淮江正赶上大雪,没有船肯过江……幸亏后来偶遇了苏三叔的船。刚好三叔途经她家乡,就顺道捎了他们一程。”

    “只是那意浓姑娘离家多年,家里有些什么人都记不清了,我那几个下人打听了几日也没有头绪,又不好把她一个姑娘家丢在那里不管……还是三叔好心,说是可以拜托自己生意场上的朋友帮忙打听……他们这才回来跟我复命。”

    柳进德没心没肺道,“你要是想知道意浓姑娘的事儿,回去问你三叔就是了。不过我想以苏三叔的人脉,只要她的家人还在世,肯定是能找着的,就算找不着,想来也不会叫她被人欺负了去。”

    他说着不禁向往道,“说起来,我最羡慕的就是苏三叔了,成天走南闯北,自由自在的……要是我也能跟他一般就好了。”

    见苏珩抿着唇若有所思,柳进德不由推了他一把,“你想什么呢?”

    苏珩方回过神,“没什么。”他心不在焉地笑了笑,“就是觉得事情挺凑巧的……”

    柳进德想了想,点头道,“倒也是……”他恍然想起来,皱着眉狐疑道,“说起来……咱们那天喝酒的时候,我从窗户上看到那个长得跟弟妹很像的女人,有没有可能是她啊……”

    他见过唯一能与苏珩那个国色天香的小表妹有几分神似的就只有这位意浓姑娘了……那样的姿容,总不可能一个两个……到处是跟她长得像的人吧?

    苏珩面色微冷。

    就听他继续插刀道,“可要真是这样,那你当初辛辛苦苦花几百两银子把她从那腌臜地赎出来,兄弟我又叫人千里迢迢护送她返乡……咱哥俩这不都成笑话了么?”

    苏珩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可不就是笑话么?天大的笑话。

    兜兜转转,他居然把那女人送到了他三叔手里!要是早知道她如此自甘堕落,甘愿做人外室,当初还不如由着她自生自灭算了!

    柳进德还要再说,却听见外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下一刻清风忽然满头大汗地跑进来。

    他顾不上行礼,上气不接下气道,“二爷……二奶奶,二奶奶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