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都市言情 > 重启1986 > 第590章 翁婿交锋

第590章 翁婿交锋

    吃完饭,邵慧云没让武江山去帮忙洗碗,说是要让丹娜学学怎么收拾,娘俩就到厨房忙去了。

    张军叫武江山坐,破天荒的摸出烟来递给他。

    武江山摇摇头:“爸,我都戒了。您也少抽点吧,对身体不好。”

    张军闻言没再说什么,看了眼厨房,把烟又收了起来。

    爷俩坐在沙发上,眼睛都盯着电视,谁也没再说话。

    张军不开口,武江山更不可能开口。

    最后,还是张军憋不住了:“屋里有点热了,咱俩到外面走走,你陪我去抽根烟,在家里你妈不让抽。”

    “好。”

    武江山起来帮张军拿了外套,自己也穿戴好后,去厨房跟丈母娘和媳妇儿说了一声。

    然后跟着张军出了家门。

    外面的天都已经暗下来了,马上就要黑了。

    北风呼呼的刮着,身上的热乎气儿一会儿的功夫就刮没了。

    张军站在大门口,点了几回都没点燃烟,武江山有点无奈:“要不,到我车上坐会儿?”

    武江山的车就停在大门外,张军走到车门边,摸了摸冷冰冰的车顶。

    “咱们狐山,你是第一个开上小汽车的。”

    “呵呵,这车也不是我买的。”

    张军不理武江山打岔,继续说道:“这车开出去,谁看了都知道是你的车。”

    拍了拍车顶,张军回头说道:“江山,有些东西你想藏,可是根本藏不住,你明白我什么意思吧?”

    武江山竖了竖衣领子:“爸,咱们进车里坐吧,太冷了,冻耳朵。”

    说完,就开了车门,自己先上去了。

    表面看似镇定,可武江山知道张军这是查到他了,就是不知道这老小子是不是掌握了切实的证据。

    果然做什么事都不能心存侥幸,就算那天他趁黑送孔德过去,也难免不会被人看见。

    张军坐进副驾驶,终于把烟点着了,还假模假样的往武江山那边递了递。

    “真不抽了?”

    “真不抽了,为了孩子也得戒呀。”

    “呵呵,你还挺有毅力,说到就能做到,这点倒是不错。”

    张军吸了半支烟,车内就有些烟雾缭绕了,武江山将车窗摇下一点缝,顿时便有冷风吹了进来。

    “武江山,我现在不是以公安的身份问你,是以你老丈人的身份想问你几句话。”

    “爸,你说。”

    “你跟侯二之间有过节吗?”

    武江山摇摇头:“没有,我上次说的是实话,我只找侯二买过两次膏药,一次是给食品厂兰主任的,一次是给我大姐夫家孩子买的。”

    “那杀侯二的人你是在哪里认识的?你们之间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杀侯二?你开车送他去的大院,是你帮他找到的侯二吗?”

    张军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眼睛一直死死盯着武江山的表情。

    武江山也转头看他,随即突然笑了:“爸,你在说什么呢?”

    “武江山,我都查到了,但看在丹娜的份上,所以我现在是以丹娜父亲的身份在问你话,而不是一个公安。”

    “你实话告诉我,徐金宝是不是也是那个人杀的,他杀了侯二之后,又替你杀了徐金宝,对吗?”

    张军的情绪还算稳定,问话很急,但却并不严厉。

    而武江山此时的心,却跳的厉害,努力控制着自己不露出什么异样的表情。

    “爸,我想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见武江山还是嘴硬,张军彻底来了火气:“你说你跟侯二的案子没有关系,那我问你,你爷爷屋里的那个龙形的木雕是从哪来的?”

    “那个...是我从别人手里买的。”

    “你还嘴硬!是不是非要我把你抓起来送进派出所你才老实?那东西是侯二多年前从乡下收来的,现在跑到你家去了,你怎么解释!”

    张军伸手指着武江山:“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我告诉你,你最好跟我实话实说!我相信你没杀人,你只要把那个凶手给交代出来,看在丹娜的份上,我就不把你给牵扯进来。”

    说完这句话,张军心里都在痛。

    他干了大半辈子公安,从来没有过徇私枉法,但是今天,他却说要放过武江山。

    只要武江山把凶手交代出来,他就只去抓那个凶手,想办法把武江山给撇出去。

    张军觉得,他已经违心的做了让自己良心不安的事,可谁让他是一个公安的同时,也是一个父亲。

    他无法想象自己把女婿抓进去了,女儿会变成什么样子,所以,张军不得不这么做。

    武江山心里也有些动容,这老丈人,还真是没白叫。

    不过...

    “爸,我真不知道是谁杀了侯二,还有徐金宝的死,跟我更没关系啊...哎,爸,你干什么,你冷静点,哎我操...”

    武江山的话没说完,张军扑过来就给了他一拳。

    张军实在是太生气了,自己都做到这份儿上了,这个混球还嘴硬不肯说实话。

    武江山被一拳打在了眼眶子上,顿时捂着眼睛趴在了方向盘上。

    张军气得一把薅住他衣服就要把他拖下车:“你嘴硬是吧,好,那我就带你回所里,让别人审你,我亲自带人去你家里搜,我就不信只有那一个!”

    武江山一看他急眼了,也顾不得眼睛疼,赶紧拽着张军:“爸,爸你冷静点,别让我妈跟丹娜听见了。”

    “你给我松手!”

    张军回手又是两拳,武江山赶紧把他胳膊给掐住了。

    “爸,差不多得了,我都说我不知道了,你怎么还想用私刑啊?”

    “你个混账!杀人这么大的事你也敢干!武江山,你老实说,是不是你雇凶杀的人!”

    张军话一出口,心里也顿时一惊,是了,既然这么巧合,难保不是武江山花钱找人干的。

    他是可以不自己动手,但是他有钱!

    “你跟我好好交代清楚,要真跟你没关系,哪怕真是你送那个凶手去杀侯二的,我也答应放你一马。”

    张军冷静下来,想到这个可能他手都有点发抖,他想知道真相,所以强迫自己放缓了语气,想让武江山说实话。

    但如果真相是武江山买凶杀人,那么就算他是自己的女婿,张军也一定要把他绳之以法!

    武江山见他不再动手了,才慢慢松开张军的胳膊。

    揉了揉有些肿胀的眼眶子,武江山心里微微叹息,他不能把孔德大哥说出来啊。

    侯二的死跟他没什么关系,但他确实得了利益,而徐金宝的死,却是孔德为了他而干的。

    即便他知道,就算把孔德说出来,狐山这边也抓不到人,因为孔德大哥早不知道跑哪去了。

    可就算是这样,他也不能说!

    武江山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眼里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爸,我什么都不知道,您如果不相信我,可以随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