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都市言情 > 亿万萌宝老婆大人哪里跑 > 第3548章 中毒了

第3548章 中毒了

    齐丽雅是再三确定了凯斯特会帮自己留下叶星煜后,才松了口气。

    他挂断电话后,一直在想,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叶星煜会那么着急要离开。

    她想不明白,但是艾利尼斯却提醒她,“这一次凌栖棠险些出问题,他那么爱凌栖棠,怎么会看着凌栖棠一直有麻烦呢。”

    齐丽雅想到叶星煜对凌栖棠的照顾,就忍不住妒忌起来,“凭什么啊!明明她不值得的。”

    “她的父亲是盛天泽,母亲是秋晚风,她如果不值得,这就没有真正值得的人了。”艾利尼斯提醒着。

    尽管在她心里齐丽雅是个很厉害的女孩子,但她必须承认即便是这样的齐丽雅,也没有办法跟凌栖棠比家世的。

    被艾利尼斯这样提醒着,齐丽雅的心情多少是有些差了。

    她知道自己确实比不上凌栖棠,有财阀父母的支持,多少女孩子都要羡慕的。

    可她真的不服气啊,凭什么大家都是女孩子,自己却比凌栖棠差那么多呢?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吗?

    那这个命运也太不公平了。

    这样想了想,齐丽雅就恨不得凌栖棠立刻去死。

    叶星煜回到酒店时,尼古拉斯先过来询问了情况。

    “那位小公主大概只是想刷存在感。”尼古拉斯可不会再用多好的词形容齐丽雅。

    在他看来,齐丽雅完全不值得。

    尼古拉斯的话让叶星煜哭笑不得,“她流产后的情况确实不好。”

    “但她的流产可跟我们任何人都没有关系,她想碰瓷我们,那就是大错特错了。”尼古拉斯提醒着。

    齐丽雅的算计都写在了脸上,他看着就觉得厌烦。

    “好了……尼古拉斯,你去帮我找一份资料。”叶星煜知道,需要跟凌栖棠来聊聊他们离开的事了。

    所以才开口支走尼古拉斯。

    “行,我明白。”尼古拉斯此刻倒是没有那么多计较,拍了拍叶星煜的肩膀,给凌栖棠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后,转身就走了。

    没有了尼古拉斯的房间,温度瞬间有些变化。

    凌栖棠软软的靠在了叶星煜的怀抱里,轻声道:“抱歉,我总是惹麻烦。”

    叶星煜却摇头,“这不是你的错。而且我知道他们在陷害你。”

    齐丽雅即便没有主动算计凌栖棠,那也做了推波助澜的人。

    这才是让叶星煜想要离开的理由。

    他是不会让自己喜欢的人在这里受委屈的。

    “我们明天离开。”叶星煜说。

    凌栖棠点点头。

    两人正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酒店的客房服务忽然来敲门。

    “先生,凯斯特先生说想要跟您见面。您现在方便见他吗?”

    叶星煜与凌栖棠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两人的眸中同时掠过一丝犹疑。他们刚刚决意抽身离开这个纠葛纷繁之地,却未料到在这紧要关头,敲门声突兀地响起。

    “先生,凯斯特先生说他带着绝对的诚意过来,希望您一定同意他的请求。”服务员的声音透过半掩的门缝,带着一份庄重与敬意传来。

    叶星煜挥了挥手示意服务员暂且等候,旋即转身对凌栖棠道:“看来我们的行程需暂时搁置。”

    凌栖棠微微颔首回应,她深知在这个错综复杂的局势漩涡中,任何一次决策都可能成为影响未来棋局的关键落子。

    叶星煜深吸一口气,仿佛积蓄力量般走向门边,从容地打开了房门。

    片刻之后,豪华套房内围坐的不再只是他们两人。

    凯斯特一身华贵西装,步履优雅而自信地步入房间。他先是向凌栖棠礼貌地点头致意:“很高兴见到您,凌栖棠小姐。”

    接着,他目光转向叶星煜,话语平静却又透着无法撼动的确信:“我了解到你们正计划离开艾伊诺斯。”

    凯斯特直言不讳,“但我希望你能选择留下。”

    叶星煜闻言,眉宇间不禁皱起一道波澜。“为什么?”

    “因为艾伊诺斯即将面临分崩离析的局面。”凯斯特的眼神犹如寒潭秋水,深邃而又坚定,“我急需一个如你这般才智卓绝、胆识过人的伙伴,共赴新王之位。”

    叶星煜听罢,脸上浮现出一抹苦涩的笑容。“我对你们艾伊诺斯的权柄并无觊觎之心。”

    “那么……”凯斯特沉默片刻,眼神愈发坚毅地接续道,“若不能邀你共登王座,是否至少能请你支持我,助我力挽狂澜呢?”

    “可如果我对你所谓的力挽狂澜没兴趣呢?”叶星煜摇头笑笑。

    凯斯特勾唇,“既然已经以身入局,还想要全身而退,那就很难了啊。”

    “艾伊诺斯不是我的枷锁。”叶星煜提醒着,“他是你们的必争之地,但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你不是明白的?”

    “所以现在不论我怎么说,五少爷都不会选择留在艾伊诺斯了,对吗?”

    凯斯特的声音忽然就冷了下来。

    此刻,在这宽敞豪华的套房内,空气似乎也变得凝重起来,窗外明媚的阳光映照下,这里俨然成了一座冰窟。

    凌栖棠微微眯着双眸,看了看叶星煜,再看看凯斯特。

    她还没有想好说什么的时候,却看到凯斯特笑了一声,“其实,五少爷知道的……这里没那么容易离开。”

    他看了看凌栖棠,然后又说:“你们不是有句古话嘛,请神容易送神难。你们来到艾伊诺斯,就是一只脚被绑在了地狱深渊之中。即便现在走了,之后也别想彻底脱身。”

    “所以你在威胁我?”叶星煜似笑非笑地问。

    “算不上威胁,只是觉得我们志趣相投,互相探讨一下罢了。”凯斯特嘴上说着讨论,可眼眸之中全是凌厉的威胁。

    即便是凌栖棠也能够感觉得清清楚楚。

    凌栖棠是没有办法对这样的凯斯特表示出尊敬的,她冷冷一笑,“那么凯斯特先生还真是计算错误了呢。我们不是你能够威胁的。”

    “五少爷这样聪明的人,为什么还没有发现……你们身上已经中毒了呢?”凯斯特忽然提醒着。

    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棕色的小药瓶,“艾伊诺斯的毒药,滋味儿是很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