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心理哲学 > 棺人 > 第五百三十七章 我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第五百三十七章 我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不过,现在的我需要的是你的血脉力量,把它交给我,我来替你实现你的那些野心抱负!」

    「别挣扎,放开心神,我刚脱困,力量还没有彻底的恢复!等我恢复了全部的力量之后,等我找回了属于我的指骨,我会将你的这具肉身还给你,将你的一切都还给你,让你继续做我的傀儡……」

    秦无涯不挣扎了,或者说他根本无法挣扎,一双眸子之中流露出了浓浓的不甘和绝望之色。

    这一刻,我也明白了一些事情。

    太上皇和当今的大炎皇帝是同一人,这样的秘法和之前秦无涯展露出的力量,都来源于那个和大炎初代皇帝相貌很相似的黑衣人。

    而如今,那个黑衣人的力量没有恢复到曾经的巅峰状态,所以想借助秦无涯的肉身来完成某些事情?亦或者是借助秦无涯的肉身之后,那个黑衣人能够发挥出曾经的巅峰战力?

    就在我如此想着的时候,之间那黑衣人直接变成了一团浓郁的灰雾,从秦无涯的口鼻眼耳之中快速的钻进了他的体内。

    秦无涯的身躯剧烈颤抖了几下之后,那双眸子先是黯淡了一下,随后就变得明亮起来,妖邪之感更加的浓郁了。

    再接着,秦无涯朝着外公身前的那扭曲空间看了一眼,嘴角那抹妖邪笑容更加的浓郁起来,并指如刀,轻轻的朝着那边劈斩了一记。

    「嗤嗤嗤……」

    「吼吼吼……」

    外公身前那片扭曲的空间像是瞬间被一股凌厉的劲道撕裂开来,那受创的半只鳄鱼爪子猛地一僵,像是被极其锋利的无形刀刃划过似的,半只爪子直接从扭曲的空间之中脱离,掉落在了山谷之中。

    而在那半只爪子掉落在山谷之中的瞬间,山谷剧烈震动,像是发生了大地震似的。

    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半只爪子,其滴血近千斤重,砸的山谷乱颤也很正常了。

    一击之下,直接斩掉了那半只鳄鱼爪子,那「秦无涯」的力量明显比之前强横了太多了。

    与此同时,那扭曲空间之中的哀嚎痛呼之声戛然而止,扭曲的空间也瞬间平复了下来,看样子那扭曲的空间之中的家伙是怕了。

    之前还挣扎着想要从扭曲的空间之中冲出来,此时感应到了「秦无涯」的可怕之后,恨不得夹着尾巴立即远遁千里之外了吧!

    这个时候,老城隍他们气血魂灵之力大损,已经没有了抗衡的力量。而外公那边,则是眯着眼睛看着秦无涯那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无涯邪笑着,再次抬起了手,目标赫然是外公他们那边。

    父母等人也在那边,一旦秦无涯像刚刚那样来一记攻击的话,就算有老城隍等人护着,也难保父母他们不会受到丝毫的损伤啊!

    我心中一紧,刚要出手,异变再起。

    蓦地,外公的影子骤然散开,瞬间笼罩了那片区域数丈方圆,直接将父母等人和老城隍他们都笼罩在内了。

    转眼间,那片空间猛地一颤,外公等人的身影骤然从这座山谷之中消失了。

    对于这样的一幕,我并不陌生了!

    这是苏家九叔祖的本命神通!

    九叔祖能够自由的进出任何的秘境,这就是他的本命神通能力,很变态的一种能力,当初我在苏家的秘境之中见识过!

    在外公他们的脚下出现大片黑影瞬间挪移离开这片秘境天地的同时,我的脚下黑影也出现了异动,一股古怪的空间之力出现在了我的脚下。

    本以为我也会被九叔祖的力量送出这片秘境天地的,但是结果让我有些错愕了。

    「砰~」

    伴随着一声闷响,我脚下的那道黑影之中的空间传送之力

    刚出现,脚边昏迷的王华身影已经被黑影包裹传送出了这片秘境,而我这边却出现了一股蛮横的力量,直接将那笼罩我的空间传送之力震散了。

    而最让我感到懵逼憋屈的是,震散这道空间传送之力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

    就在刚刚的那一瞬间,我体内的血气突兀的不受控制,瞬间轰在了笼罩在我脚下的那黑影空间传送上面,让我直接传送失败了。

    他娘的,这是几个意思?

    秦无涯显然也没有想到外公那边会有这样的一招,在外公他们传送离开这片秘境之后,秦无涯还有点愣神。

    当看到我这边主动轰碎震散了笼罩的黑影空间传送之后,秦无涯脸上的愣神更加明显了。

    我俩对视着,他有点愣神,我则是满脸古怪苦涩!

    大爷的,这片秘境之中只剩下我和这个老变态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几息的时间后,站在石龟背上的秦无涯邪笑着看着我,说道:「你为何不走?刚刚你明明是有机会离开的,为何要主动留下?」

    说实在的,就算我的肉身和魂灵之力在最近一段时间有了很大的提升,能够和神通境的强者硬抗硬的搏一搏了,但是面对这个老变态的时候,我心里还是直哆嗦。

    秦无涯已经不是原来的秦无涯了,他的身体内那个家伙,是曾经被大炎初代皇帝封禁的邪念,是数千年前的古老存在啊!

    跟这样的老变态死磕,我有几条命能这么玩?

    我深吸一口气,摆出最真诚的态度,轻声问道:「那个,我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闻言,他的眸中闪过了一抹异色,嘴角的邪笑更加的浓郁了,说道:「你觉得呢?」

    我叹了一声,说道:「我是真心不想跟你死磕的,能不能打个商量?」

    「不行的!」

    他笑眯眯的说道:「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吃过血食了,如今都快已经忘记那种美妙的味道了,而你的血肉对我来说是一顿美味的大餐,加上你的体内似乎还有一些别的诱惑我的东西,所以你还是……」.

    「呼~」

    趁他的话音未落,我就猛地对着青色油灯吹了一口气,澎湃的青色火焰瞬间爆发出来,直接朝着秦无涯那边笼罩过去。

    与此同时,我心中疾呼老骸骨出来帮忙的同时,还猛的捶向了手中的青色油灯。

    我没有信心对付面前的这个老变态,只能靠老骸骨和青色油灯之中的女娲和帝江这两个大杀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