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心理哲学 > 我被万剑穿心后,魔门师兄们全部重生了 > 第三百四十三章 你放心,祸害遗千年

第三百四十三章 你放心,祸害遗千年

    让姜钧滚后,云晏初便接着听师姐师兄们的交谈。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元谷。

    “害小师妹那人还是没能找到,一个月了,也不知道藏到何处了。”

    莫知凡提及此事一脸郁闷。

    沈南洲与楚婉君相视一眼,点头附和。

    “找不到就算了,不过那人是谁师兄可查到了?”云晏初故作不知的询问。

    一提到这事,沈南洲脸色难看了许多。

    魏思佑嘴角噙着一抹淡笑,低声道:“是元谷。”

    听到这个名字,沈南洲和莫知凡两人的脸色都不是一般的难看。

    毕竟当初是他们将元谷放了进来。

    若是他们没有因为那元瑾将人放进来,也不会有后面的事情。

    云晏初自然知道他们两位在想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他藏得倒是深。”

    “是啊,还利用一个孩子。”楚婉君点头,对于元谷利用孩子一事十分不齿。

    在他们看来,元谷就是故意用元瑾来塑造人设的人。

    毕竟元谷做事前没有带走所谓疼爱的妹妹,事情败露之后也不敢再出现。

    这样一个人,能是真的疼妹妹到错过测试的人吗?

    被云晏初隐匿气息藏在偏殿外的元谷听到他们的谈论声,面露苦涩

    “主人,我没有,当初元瑾水土不服,确实生病了。”元谷传音解释道。

    “嗯。”云晏初轻声应道,转而询问楚婉君:“师姐,那孩子你怎么处理?”

    “自然是放回内门养着了,那孩子还算懂事。”楚婉君摇了摇头,只可惜摊上了这么一个哥哥。

    若换作从前,这孩子在乾冥宗绝对活不下来。

    只是换做以前的话,乾冥宗也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

    楚婉君几人在这里待了好一阵,直到华容收到了许多北洲的宗门的传音。

    作为北洲第一宗,一旦出事,华容这里是事最多的一个。

    伴随着华容有些烦躁的心情,楚婉君几人一同离开协助处理。

    刚刚还许多人的屋子,一下子就只有两个人。

    云晏初看着面前脸色难看的魏思佑,不由得问道:“师兄这是怎么了?”

    魏思佑闻言,原本看向门口的目光微侧,落在了云晏初身上。

    “给师尊喂蛊的精血是你的。”魏思佑平静陈述道。

    云晏初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你怎么知道?”

    “我的蛊虫认得你的气息,这蛊虫上,有你的气息。”魏思佑淡然解释,似乎早已看透一切的目光打量着云晏初。

    云晏初弯唇一笑,鼓掌夸赞道:“师兄真厉害。”

    “云晏初!”魏思佑忽地重重拍了一下身侧的桌子,“你少跟我嬉皮笑脸。”

    话音刚落,他忽的吐出一口血来。

    被他拍手的举动吓了一跳的云晏初下一秒弹射起身来到魏思佑面前,双指搭在了他的脉上。

    魏思佑没有挣扎,只是拧着眉仰头看向云晏初。

    “你身体怎么虚成这样?”云晏初蹙眉,有些疑惑。

    “要死了,怎么,心疼?”魏思佑嘴角扯起一抹嘲讽。

    云晏初见他这时候还犯病,抬手给他脑袋来了一巴掌,“少瞎说,有我在你死不了。”

    魏思佑被这一巴掌打得有些发懵,偏着脑袋,却是一点也没了刚刚云晏初嬉皮笑脸时的怒意。

    他回正过脑袋,抬眸看着云晏初道:“可不是,你多大本事啊,提升修为,逼出这么多精血都活得好好的。”

    “少阴阳怪气我,你到底怎么了?”云晏初没好气地问道。

    “炼了个蛊,就成这样了。”魏思佑抬手撑着脑袋,一脸风轻云淡。

    “什么蛊这么伤身,先来颗药镇镇。”云晏初二话不说取出白客尘给她的诸多丹药之一,一把塞魏思佑嘴里。

    动作粗暴得魏思佑皱起眉。

    丹药入口即化,药效发挥极快,魏思佑感受到身体有所好转,嘴上却不饶人。

    “你想我死可以直说,动作这么粗鲁。”

    “你放心,祸害遗千年。”云晏初给了他一记白眼。

    魏思佑对云晏初这句话似乎很满意,不急不慢地问道:“你刚刚不是问我炼了什么蛊吗?”

    云晏初看他身体不好,也没想反着呛他,便顺着他的话问,“嗯,什么蛊。”

    “你自己看看。”魏思撑着脑袋的手伸出去。

    云晏初迟疑了一下,接收到了魏思佑撩起衣袍的眼神示意。

    她伸手将衣袍撩起,映入眼帘的一幕,让她略微怔愣。

    白皙的手腕下方,一只通体血红的蛊虫数条沾满倒刺的腿深入皮肉之中。

    以蛊虫为中心,这些腿刺下去的洞都延伸出一道道细小的血痕,血痕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形成密集的纹路。

    只光是这么看着,云晏初都感受得到这蛊虫养在身上对身体有多大伤害。

    她不由得问出口道:“你养这东西干什么?”

    “送你。”魏思佑将手放下,看都没看一眼自己手上的状况。

    “我不需要。”云晏初皱眉。

    “这是你的血和我的血养出来的蛊虫,能反哺宿主。”魏思佑说得很是随意。

    云晏初立刻捕捉到话中重点,“我的血?”

    “是啊,你的血。”魏思佑笑了笑,点头应道。

    云晏初立刻想到魏思佑刚刚跟她说的话,心神一颤,“这是我精血养的那只蛊?”

    “嗯,小师妹真厉害。”魏思佑见她猜到,将她刚刚的话还了回去。

    这下,轮到云晏初生气了。

    “你是不是疯了魏思佑?”

    “是啊,我还以为小师妹清楚我是疯子呢。”

    魏思佑眉眼间带着淡淡的笑意,似乎很享受看着云晏初跳脚的模样。

    云晏初抬手揉了揉眉心,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生气过了。

    魏思佑这家伙,还真有能耐。

    见云晏初气得不说话了,魏思佑又像是哄孩子一样地解释道:“这蛊虫被取出来本是必死的,可我觉得那样太浪费了,不如养着这东西,可以帮你提升修为。”

    “这种好东西你留着自己用吧,少操心别人的修为。”云晏初烦躁地回怼道。

    “留着的话,我会被吸干。”魏思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你高兴就行。”

    他这模样,看起来格外欠揍。

    云晏初闭眼不再看他,在有了足够冷静的情绪之后,她才睁开眼来。

    魏思佑的目光不曾从她身上移开过,只是静静地看着。

    与他对视,云晏初眉头微蹙道:“不是说要送我,取出来。”

    “好。”魏思佑垂眸,伸手将手腕处的蛊虫取下来,除了蛊虫身上的血,他伤口上竟没有流下一滴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