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其他 > 岁暮年初,捡拾生命里的感动作品汇 > 做春卷皮的老人

做春卷皮的老人


      春卷是一种地道的本土小吃。荠菜、猪肉或鸡蛋和成馅,再用薄薄的面皮包成柱状,放入油锅煎炸。刚出锅的春卷,油光油光,金黄金黄,咬上一口,外皮脆脆,内馅鲜鲜,味觉特好。吃春卷,吃进去是美味,品尝到的是春天。

      吃春卷是一件美差,但包春卷却是一件繁事,单说做春卷皮就相当不容易。春卷皮因为很薄,都是手工制作,既费时,又费力,也赚不了多少钱,所以年轻人多不愿做。

      在我上班途中的一个拐角处,就常看到一位做春卷皮的奶奶。

      奶奶总是外套一件印着“二马面粉批发”字样的白色大褂,很整洁、很干净。一台煤球炉子,一块厚厚的平板铁锅,一盆和好的面,一只干净的泡沫箱子,一张小板凳,就是奶奶的做春卷皮的全部工具。做春卷皮时,奶奶一手抓一把劲道的面团,在热的平板锅上轻轻一摊,一张面皮就熟了,另一只手轻轻一揭,放到箱子内。就这样,一遍遍重复,一张张春卷皮就做好了。

      路过的时候,总会看到奶奶在做春卷皮。有时碰到刮风,奶奶将摊子搬到拐角另一边,撑起一块土工布。有时遇到下雨雪,奶奶就撑起一张大大的伞。

      奶奶人缘极好,摊子前总会围坐着一团人。有的是来等春卷皮子的,有的纯粹是来陪奶奶说话的。奶奶做春卷皮的动作非常娴熟,在和别人说话的时候,眼睛基本不用看那热的铁板锅,但一点也不会出错。

      有一天,我去买春卷皮。我坐到奶奶摊子前,跟奶奶聊了一会。奶奶说,现在年轻人嫌累,都不愿做,她的技术是跟婆婆学的,她的顾客都是邻居熟人。奶奶还说,其实她做这个也不是为了赚钱生活,她不缺钱,她女儿在省城大学教书,儿子在外省开工厂,儿女们都不要她这么辛苦,可是闲也是闲着。现在年岁越来越大了,一天下来也累得够呛,恐怕也做不了多长时间了。

      这之后,我和奶奶便成了熟人。再路过拐角处看到我的时候,奶奶总会和我打声招呼。

      有一天晚上,我加完班回家,拐角处对面公园的广场舞的音乐声很大,大妈们已经开始跳舞,发现奶奶还在埋着头做春卷皮。我大声和奶奶说,不早了,该回家了。奶奶说,一会就好,王大爷定的,马上来拿。当我走远,回过头看不清奶奶的时候,摊子的灯仍然亮着。

      这个季节,或晴日暖阳,或细雨绵绵,每次经过那个拐角处,总习惯地和奶奶点个头、打声招呼。生怕,有一天做春卷皮的奶奶不再出现。

      生活就是这样,再难再繁再不显眼的事,只要需要,总要有人去做。就像做春卷皮的那位老人,实在平凡,但谁能说她不是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