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心理哲学 > 三国:开局接盘刘备,再造大汉王朝 > 第605章 技高一筹

第605章 技高一筹

    夏侯霸纵马直冲向前,林中箭雨突然发出,急忙舞枪遮挡。

    却不料那些弩箭都是瞄准坐骑,如雨点般落下,根本遮拦不住,只听跨下马却一声嘶鸣,翻滚倒地。

    跟上来的魏军惨叫倒地,夏侯霸也从马背上跳开,人马都被困在半山坡上,进退不得。

    王凌也十分狼狈,带兵在山脚下,背后火势蔓延,如同火炉一般,眼前箭矢乱飞,无数火箭从天而降,山路上草木也燃烧起来,几乎没有落脚之地。

    山崖之上旌旗遍竖,鼓角齐鸣,汉军高声呐喊:“降者不杀!”

    山谷中惨叫不绝,山坡上魏军也被浓烟覆盖,渐渐失去抵抗之力,夏侯霸咬牙切齿,招呼王凌带兵冒烟顶上来。

    二人合力往谷口冲杀过去,魏军走投无路,个个拼死奋战,魏延并不与他们硬拼,且战且走。

    夏侯霸和王凌只顾埋头冲杀,也不知前方地势究竟如何,先逃离大火,上了山坡却又是一道峡谷,魏军人困马乏,已然力竭。

    魏延横刀立马,扫视着疲惫的魏军,冷喝道:“夏侯霸,尔已无路可走,还要负隅顽抗,连累无辜?”

    “大丈夫为国尽忠,有死而已!”夏侯霸怒吼一声,挺枪大步冲了过去。

    “无知之徒!”魏延纵马上前,提刀斩来。

    夏侯霸抱着必死之心朝天刺向魏延,却被魏延一刀震开,战马疾驰而过,趁他立足未稳,一把抓住后领,如拎小鸡一般便将夏侯霸提起来。

    “再有反抗者,杀无赦!”魏延一手提着面如死灰的夏侯霸,厉声大喝。

    王凌见夏侯霸被擒,又无处可逃,便知大势已去,一声长叹,扔掉手中兵器,魏军也都纷纷跪地请降。

    魏延将夏侯霸抛在地上:“送他父子团聚!”

    后面汉军早已张弓搭箭,在向宠带领之下,将魏军押赴到后谷,那里有一处水潭可供休整,与前方的大火隔绝开来。

    ……

    夏侯霸走后,曹真等到将近四更,才领兵出城,曹泰尽带城中守军,杀奔汉军大寨而来。

    先前袭营大败魏延,此次又是诸葛亮坐镇中军,曹真料到汉军定会严加巡视,人马行动十分谨慎,准备直取正门。

    人马离营三里地,就发现哨探,曹真此次旨在牵制汉军主力,并未收兵,命骑兵直冲向前,曹泰另攻北门。

    汉军得知消息,寨中鼓声震天,无数火把照亮大营,整座大营中人马齐出,很快便列阵迎敌。

    曹真冷笑道:“孔明啊孔明,你虽用兵谨慎,却料不到泄露军机,此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杀!”曹真拔剑在手,两翼骑兵冲击,中路步兵冲阵,趁汉军还未结阵完毕,便全军压上。

    这一战旨在烧毁冤塚粮草,正面必须全力以赴,若能一举攻破汉军大寨,更可一劳永逸。

    魏军杀到营门处,汉军仓皇结阵,据营门死守,弓箭手不断放箭,魏军也早有防备,举盾向前,后方弓箭手同样射箭掩护,火光下箭矢如蝗虫般往来飞窜,士兵死伤无数。

    就在此时,忽然北门处火光冲天,喊杀声起,竟是曹泰突袭成功,汉军忙往侧翼救应,正面阵型大乱。

    曹真大喜,马上催兵冲杀向前,震天的金鼓声中,一马当先,亲自带领骑兵冲阵,魏军士气大振,一拥而进,杀入大营之中。

    夜空被火光映红,到处都是喊杀之声,汉军正面被突破,侧翼又被偷袭,首尾不能相顾,四散奔逃。

    “哈哈哈,诸葛亮用兵也不过如此!”曹真挥兵进攻,从东门直杀到西门,心中畅快无比。

    正准备回马与曹泰会合,忽然探马来报:“将军,汉军自毁营寨,将粮草辎重全都烧了。”

    “为何不见敌将?”曹真抬头看向漫天火焰,双目微眯。

    北门被曹泰突破,自己从东门杀到西门,南面是济水,并未见诸葛亮,更不见汉军主将应战,似乎有些不对劲。

    正疑惑之时,曹泰引兵前来会合,此时汉军大寨已经全部起火,照得济水水面通红,如血河一般。

    “将军,诸葛亮何在?”曹泰四下张望,还想擒杀诸葛亮。

    “只恐我等又中诸葛之计!”曹真脸色十分难看,看着波涛滚滚的济水,沉声道,“此处乃是一座空营。”

    曹泰愕然道:“怎会如此?”

    “速回定陶!”曹真回过神来,拨马往北而走。

    “撤退!”曹泰很快也反应过来,咬牙怒吼,传令各部兵马绕过大营赶往定陶。

    曹真看着烧得正旺的大火,面沉似水,自己带兵倾巢而出,如果诸葛亮趁机去取定陶,后果不堪设想。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若诸葛亮早已料知此事,只怕冤塚的粮草也是虚假,此去凶险重重。

    “莫不是诸葛村夫故意放走夏侯霸?”曹真纵马急奔,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在冷冽的秋风中打了个寒颤。

    此时东方已经发亮,正往东疾走,忽然有败军狼狈而来,个个丢盔弃甲,曹真心下一沉,急忙勒马停住。

    “报将军,汉军昨夜偷袭定陶!”

    “什么?”曹真在马上一阵摇晃,颤声道:“南岸有探马巡视,他们如何赶到城下?”

    “汉军从济水乘船来,我们不曾防备……”

    话音未落,忽然来路方向尘土飞扬,一队人马已追到近前,只见正是汉军旗号,帅旗上大书“公孙”二字,正是鲜卑突骑杀到。

    “哈哈哈,看来曹氏果然还是不如刘氏,本王选对主人了!”

    当先一将膀大腰圆,手提狼牙棒飞奔而至,正是鲜卑大将公孙王。

    曹泰随后赶至,见汉军杀到,急问道:“敌军从何而来?”

    “定陶失守,快走!”曹真勒住马头,带兵往北而走。

    “小崽子,没有了曹操,看你们还如何嚣张?”公孙王想起曾经被曹军算计,怒吼一声,纵马急追。

    此时天色大亮,朝阳东升,汉军骑兵如猛虎下山,斜刺里包抄上前,紧追魏军。

    魏军冲杀半夜,已然有些疲惫,此时哪里是鲜卑骑兵的对手,前军虽走,后军被杀得丢盔弃甲,四散奔逃,许多人被逼得走投无路,只好跪地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