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心理哲学 >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 > 第八百七十六章 北府兵真的有钱

第八百七十六章 北府兵真的有钱

    想当年,众多氐秦宗亲里,符丕是相当骁勇善战的,尤其是武艺更是绝伦。

    若是论及单兵作战的能力,符飞也不是符丕的对手。

    但饶是如此,符丕都被人像砍瓜切菜一样轻松的消灭掉了,他符飞又能扑腾出什么水花?

    更何况,本来他掌控徐州,目的就并不单纯。

    事到如今,氐秦眼看就要维持不住,他这个被排挤在外的宗亲,似乎也并没有要捐弃性命的必要。

    看来,是该祭出第二套方案了。

    “投降?”

    “辛术,你未免也把老夫看得太轻了些,我为什么要投降?”

    “徐州城的位置如此重要,他晋军从邺城大战中解脱出来,也是兵疲将衰,我有何可怕?”

    辛术的目光顿时点亮:“那么,大将军的意思,我们还是要战?”

    战也好啊!

    是爷们的,谁不想痛痛快快的在战场上厮杀,分出个是非胜负来?

    “谁说要战?”

    但是,符飞短短的四个字,就把辛术心中刚刚燃起的小火苗给浇灭了。

    “可是……”

    “可是,既不投降,也不打算打,那将军,我们能怎么办?”

    总是要有个对策吧!

    晋军现在可就在徐州城外的清风岗了,等明日天一亮,几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就要开到徐州城了!

    到那时候,再想什么办法,都来不及了!

    看把他急的,这么大一个人了,真是一点都不澹定,符飞看着辛术心事重重又不敢得罪他的那个样子,也是无奈。

    “非战,也非降,你不必着急,到时候,老夫自有对策,保证让徐州城安然无恙。”

    安然无恙?

    这可能吗?

    晋军大兵压境,俨然是一副席卷的态势,这样的强盛之师,以徐州城现在这个状态,哪里能抵挡得住?

    但是,符飞的样子又是那么的澹定自若,他胸有成竹,仿佛是已经想好了计策,就等着实施了。

    这是真的吗?

    如果,符飞果真是早就有计策,为什么一开始他不说出来?

    说出来,上到城中的将士,下到徐州城的百姓,大家也就都安稳了。

    这难道不好吗?

    但是,符飞显然不是这样想的,虽然辛术屡次请求,但是,符飞就是不肯把详细的对策向他和盘托出。

    看来,这个所谓的计策,也并不是那么光明正大。

    好吧!

    既然大将军不愿意说,那辛术也就不再追问,作为属下,但听吩咐而已。

    短暂的骚动之后,徐州城再次恢复了平静。

    然而,大将军符飞的心,却无论如何也平静不下来。

    他的计策,真的可以顺利实施吗?

    这似乎并不是他自己就能说了算的事情,晋军的将领究竟是个什么想法?

    听闻,这次晋军领兵的将军,都非常年轻,气势汹汹,如果,他们执意要拿下徐州城,不肯给他这个老将军脸面的话,符飞又将作何打算?

    要不然,他亲自去探一探路?

    符飞的脑子里竟然升起了这样的念头……

    翌日清晨,盘踞在清风岗上的晋军,终于从长夜中苏醒过来,几位年轻的将领纷纷跨上了马背。

    天气不错,秋高气爽的。

    碧蓝的天,一眼就可以望到天边似的,白云都很少,澹澹的飘着那么几朵,纯粹是晴空之中的点缀而已。

    “太好了!”

    “天气这么好,大军今日一定事事顺利!”骑在马上的王谧,仰望着天空,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何无忌追上前,也装模作样的瞧了瞧天上。

    “王侍郎什么时候也开始关心天象了?”

    “不像你一贯的作风啊!”

    “我一贯的作风是什么样的?”王谧露出笑脸,特别真诚,显示着自己十足的探究心理。

    他倒是想听听,这些同僚平日里到底是怎么看他的。

    是个人,对朋友都会有一个基本的定位,自从穿越以来,王谧忙着新制兵器,攻城略地,朋友虽然也有几个,但是他只是顾着判断他们的性情,却并没有注意,这些朋友究竟是怎么看他的。

    应该会觉得很奇怪吧!

    毕竟,据他的记忆以及王恭等人的谈论,现在的他和以前原身的王谧可是多有不同,或者说的更夸张些,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好在,现在的何无忌、何迈,甚至是刘裕等人,都并没有和以前的王谧有过多的交往。

    对原身的性情不甚了解。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层的原因,才让王谧可以肆无忌惮的在他们面前各种表现,也不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这样说来,或许也有些不对。

    不是没有人怀疑。

    至少,在京口的刘牢之就曾经有些怀疑,但是,刘牢之关注的是北府的兵权,当王谧没有和他争权的时候,就算王谧为人再奇怪,他也不会多给一个眼神。

    只不过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世家子弟而已。

    一个绣花枕头!

    这就是刘牢之初时对王谧的判断。

    当后来,王谧渐渐显露出了对北府的野心的时候,刘牢之可就翻脸了,拿出王谧以前的种种作为,声称他脑子出了毛病。

    不过,刘牢之终究是个将军,心思没有那么细腻,但是,他的外甥,眼前的何无忌却不同。

    何无忌精明睿智,这是可以肯定的。

    而且还很细心,这一点他又比作战勇勐的刘裕要强很多,于是,今天有这样一个机会,王谧当然也不想放弃。

    如果,何无忌看不出什么问题来,想来,他在其他几个兄弟那里,也是安全的。

    此刻,何无忌是绝对没有料到,短促之间,王谧的脑袋瓜里,竟然转了这么多的心思。

    不过,王谧的提问,确实很有意思,最关键的是,现在大军行进的非常顺畅,到徐州城也最快也还要一个时辰左右。

    现在正是一个聊天解闷的好时机。

    于是,何将军还真的是非常认真的想了一下。

    王侍郎,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足智多谋,勇敢无畏,但有时又有些过于胆小,总是能在敌军做出行动之前就做出判断,这一点,不只是我,寄奴他们都很佩服你。”

    “但是,有些时候,尤其是在面对朝堂之上的纷争的时候,又稍显懦弱,或者说是迟疑。”

    “不瞒你说,私底下的时候,我和阿迈也曾经讨论过这件事,就拿当初在建康朝廷,王恭屡次挑衅于你,要是换做我们,早就和他撕破脸皮了,可是,你却步步忍让,也不和他计较。”

    “老实说,稚远,你难道就不恨王恭?”

    “不想和他争权?”

    “在我们看来,你可比王恭有能力的多,而且,这半年来,多少北方的重镇都是你带领着北府兵夺取的。”

    “这些功绩,早就已经超过了往日的桓宣武,可你不但没有向朝廷发难,反而连王恭这样的人都要踩到你的头上,你都没有太大的反应。”

    “稚远,这是为什么?”

    “你不会是真的想效忠大晋,做一个忠臣良将吧!”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何无忌虽然嘴上这样问,但是心里却根本不是这样想的。

    如果王稚远他竟然是这样的迂腐之人,何无忌也不会一直追随他了。

    无忌相信自己的眼光,他不会看错人。

    “忠臣良将?”

    “我什么时候这样说过?”

    王谧看向何无忌,面带笑容。

    “那你这般忍让,究竟是为了什么?”

    “不妨告诉你,今日回到建康城,就算你不闹事,我们这些兄弟也不会跟着王恭做事,你可想清楚了!”

    瞧他这副义愤填膺的样子,王谧都被他逗笑了。

    “你还笑!”

    “这有什么好笑的?”何无忌见他还是不肯给个回答,心里更憋屈了。

    “无忌,我记得,不久之前,在邺城的时候,准备启程的那个晚上,我已经把我将来的打算都告诉你们了。”

    “那些都是我的真心话,你为什么还要追问?”

    “难道,我那天说的还不够清楚?”

    清楚?

    清楚什么?

    何无忌满头问号。

    “你那日只是说要带着我们继续北伐,可并没有说要如何处置朝堂上的纷争。”

    这些都是真的吧!

    何无忌是个实事求是的人,王谧上次说的那些话,他字字句句都记在脑子里,可不敢忘记。

    但是,那些话,他反复也琢磨了,都是针对北府兵今后的建设来说的,却并没有提及朝堂上的争斗。

    可是,很显然,建康朝廷上可不太平,那些无能的大臣,包括王恭在内,个个都对北府以及王谧虎视眈眈。

    欲除之而后快!

    这个时候,何无忌甚至开始对桓温涌起了一阵同情。

    虽然此人颇有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感觉,但是,从当时的时局来说,他到底还是攻下了很多城池的。

    在人人稀松的大晋,当时的桓温已经算是很有作为了,至少是一个在做事的人。

    这样的干事的人,面对那些庸庸碌碌之辈的挑衅,自然是不屑的。

    而桓温的处境和今日的王谧又有什么区别?

    别人在前方冒着生命危险攻城猎地,而这帮人盘踞在安全无比的建康城里,享受着逍遥的生活,遥望着遥远的北方,还指指点点起来。

    在这半年来,对四处征战的北府兵,朝廷上的这些大臣他们做了什么事了吗?

    他们有表示过支持吗?

    甚至,他们都没有多发一份军饷给这些辛苦征战的将士,这些日子以来,北府大军的供养,都是靠着王谧从各个家族坑蒙拐骗来的钱,还有太后娘娘从后宫筹措的那些金银珠宝来维持。

    朝廷?

    王恭?

    想都别想!

    不只是没钱,甚至,何无忌怀疑,王恭还惦记着北府兵的钱。

    什么?

    北府兵还有钱?

    仅有的那一点点钱,还不够大军多发军饷的,北府兵穷的叮当响,哪里还有闲钱?

    不不!

    北府兵,真的有钱!

    而且,现在的北府,绝对一点也不寒酸,特别阔绰。

    这一点,当然不能让建康朝廷知道,他们若是知道,还不狮子大开口啊!

    北府的钱财从哪里来?

    当然是从那些被晋军攻占的城池来的。

    襄阳、南阳、邺城,哪一个不是北方的一等重镇,哪一个不是人口超过十万的大型城市?

    规模这样大的城池,虽然经历了几次恶战,但是总体来说,晋军打仗还是很经济的。

    城市内的建筑并没有遭到大规模的毁损,平民百姓也并没有死伤过多。

    既然建筑和人都没事,那他们的钱财呢?

    不必怀疑,当然也是安然无恙。

    虽然这种安然无恙,当然是有局限性的,但是,对于北府兵来说,这就已经足够了。

    晋军是仁义之师,他们不可能搜刮城中百姓的资财,他们要是这样做了,在各地也就无法立足。

    这点轻重,王谧还是掂量的清楚的。

    但是,不要百姓们的钱财,不代表不要秦兵的资财。

    这些年,氐秦控制这些北方的城镇,搜刮的钱财也不能算少,况且,他们控制这些城池,也已经有十几年了。

    根基深厚,搜刮是持续性的,每年都有,年年都有收获。

    于是,在每一个城池,当晋军攻入主城之后,都会发现,这里有很多库房,堆放着无数氐秦搜刮的钱财。

    金银、财宝、铜钱,甚至是各种昂贵的东西,包括胡椒等物,应有尽有,满仓满谷。

    王谧入城,看到这样的景象,当然不会客气。

    挑挑拣拣的,能够作为生产兵器的材料的,当然要拉走,剩下的那些金银财宝,如果是那些阔绰的军队,当然会在百姓面前卖一个好处,开仓放归。

    把氐秦夺来的金银财宝都送还给本城的居民。

    但是,北府兵却没有这样做。

    主要是,他们确实没有这个大方的本钱。

    北府兵,穷啊!

    自从开打,他们非但没有越打越有钱,反而是越打越穷,这样的情况,谁能忍得了?

    更何况,自从朝廷被王恭占据之后,北府这边获得的支援就更少了。

    以往,司马曜还在的时候,他还会看在北府是自家的军队,多少给点支持,虽然经常拖欠,减少,但终究还是有的。

    可是王恭并不会对北府兵高看一眼。

    在军需粮草这方面,能够提供的帮助就更少了。

    于是,北府兵打进这些城池,也就只能就地发财,把这些氐秦搜刮来的钱财都带走自用。

    但是,王谧在城中也说得明白,百姓们的资财,北府兵秋毫无犯,他们要拿的只有被氐秦控制的那些财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