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心理哲学 >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 > 第九百三十七章 好兄弟来兜底

第九百三十七章 好兄弟来兜底

    再者,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王谧很清楚,这一步终究还是要跨出去的,至于结果如何,这都是他应该面对的。

    把绿珠藏在何府,也只能是一时的权宜之计。

    建康城就这么大,达官贵人之间关系盘根错节,互相都是认识的,很快就会有人发现,何府里多了一位美娇娘,这种事情,瞒不住的。

    把绿珠安置在何府,不只是给何氏兄弟带来麻烦,对于王谧来说,也只是判处了缓刑而已,只不过是把痛苦延长了而已。

    “阿迈,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件事还是要尽早解决的好。”

    “是啊,是该早解决,所以我就说了,你先把绿珠放在我们这里,你自己一边陪娘子,一边找个机会告诉她,等她消气了,你再来我府上,把绿珠接走,不是更好?”还没等王谧说完,何迈就急急接上,极力推动自己计划的执行。

    “这样不妥。”

    “这是欺瞒我家娘子。”何迈以为的万全之策,到了王谧这里,挥挥手就给否决了。

    “再者说,我是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又没有干过什么坏事,我怕什么?”

    “我又不打算让绿珠在王府居住,也并没有收为妾氏的想法,不过是带到娘子面前让她见一见,如此而已,娘子会理解的。”

    这还真是奇了!

    一开始,何迈的表情一直是笑呵呵的,就好像是酒肉朋友在帮着好兄弟出谋划策一样。

    但是,话题到了这里就变了味,就连何迈都挂上了疑惑的神色,就更不用说无忌了。

    “稚远,你真的没有纳妾的打算?”

    “面对绿珠这样的绝色美人?”

    这怎么可能?

    老实说,兄弟们看到绿珠也是喜欢的不行,毕竟,美人人人爱,没有不爱的道理。

    要不是顾忌着这是朋友所爱,可能,他们自己就下手了。

    可谁知,就在今天,就在兄弟们的眼前,王谧竟然亲口说了,自己没有纳妾的意思!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王谧当真是这世上少见的忠贞不二的好男人?

    何迈那个小眼神,那个表情,不用看也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其实呢,王侍郎当然也不是什么绝世好男人。

    他这样做也是有原因的。

    成大事者,不能被儿女情长困住手脚,以后怎样,暂且不提,只说当前,在王谧还需要稳固王谢两家的联姻的这种情况下,他还是不宜惹得谢明慧不舒服。

    虽然这种话如果真的说出来,将是很伤人心的。

    王谧可是经受过诸多偶像剧,爱情片洗礼的男人,和这个时代的男子决然不同。

    女人心里的想法,他清楚的很。

    都是想求得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但实际上,能够做到的又有几人?尤其是男子,寥寥无几嘛!

    而哪一对有情男女刚刚走到一起的时候,不是天底下只有你和我,生生世世不分离的?

    这种便宜话,谁都说过,也很容易,轻轻松松的,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事。

    但是,又有几个人真的放到心里去了?

    可以相信,那些听信这种鬼话的女人,肯定是当真了。

    而男子呢,往往是过了热乎劲就忘到海角天边,或者是拿着这一套,继续哄骗下一个女人去了。

    但是王谧不同,他虽然关注的是当下,也未曾许下生生世世不变心的诺言,但至少现在,他是做到了。

    并且,他也有那种继续执行下去的决心,从这个角度来看,他绝对超出常人一大截。

    “美人确实是美人,但是,我现在也确实没有那份心思,阿迈,无忌,我们是要做大事的人,我们将要做的是极大的事,将要面临的困难局面也将是前所未有的。你没看到,让寄奴去讨媳妇,他都舍不得去吗?他也看出了,现在的局势很紧张,一旦操作不好,就很容易引发事端。”

    “一旦把绿珠搅进来,事情可就闹大了,没必要为了一个女人,让局势更加混乱。”

    “再者,老实说,我也不是个贪图女色的人,这些年,我见识过的各色美人还少吗?不是一直如此?”

    “这倒……也是。”

    王谧说的都是大道理,特别的正直的那种,谁也不会反对,也说不出辩驳的话。

    不管是北伐,还是朝廷上的那些争端,每一个几乎都将要拉卡序幕,只处理这些事情就足够劳心劳力的了,哪里还有心情去处理女人的事?

    更何况,王谧新婚燕尔,正是情浓之时,内心还存着对谢明慧的忠贞,也是可以理解的。

    】

    “但是……稚远我还是觉得,你就这样直接把绿珠带回家,一定会惹出大乱子来的!”

    何迈还是很坚持,无忌也亦然。

    王侍郎却从容站起,已经做好了准备:“不必多虑,我早有安排。”

    “我已经派人给明慧送了信,告诉了她详情,她有了心理准备,就算是见到绿珠,也不会气急败坏的。”

    “原来你已经送过信了,什么时候?”何无忌很好奇,他完全没有发现这个动作。

    “就是我们从京口出发之前呐,我也不能打无准备之仗,这一向不是我的风格。”

    王稚远的风格是什么?

    不是怕老婆吗?

    原来,还是怕老婆啊!

    虽然王谧死撑着不承认,但是,两位兄弟却已经摸清了他的路数,看来,所谓的带着绿珠回家,不过是担心老婆提前发现了,不好收场。

    那些冠冕堂皇的说辞,不过都是借口。

    了解了!

    理解了!

    都是男人,没什么不能理解的。

    虽然绿珠是美人,他家的娘子谢明慧也是明艳的小美人一个,就算男人善变,却也没有想象的变的那么快,毕竟,自家的娘子也是小娇娘一个,漂漂亮亮的惹人疼爱。

    新婚夫妻,甜甜蜜蜜的热乎劲还没过呢,也确实没有心思惦记其他女人。

    其实,要是绿珠终究还是要安置在别处,王谧也确实没有要收入囊中的念头,其实,交给兄弟也是可以的嘛。

    这也省去了很多麻烦,连程序都省了。

    什么另外安置住宅,什么给钱,什么找奴婢,根本就不需要费这些事了。

    “稚远,要不我跟你一道回去吧!”

    “要是真的出了事,有我在,嫂子恐怕也得给你留点面子,可以缓和一下。”

    折腾了这么半天,何迈终于提出了一个有见地的建议。

    王谧将好兄弟上下打量一番,确定他是真心想去给他扛雷,立刻便点头答应下来。

    “这倒是可以。”

    “我们就一道去吧,你也该拜见一下嫂子了。”

    一个狡猾的人,总是能给自己找到各种理由,来掩饰自己的虚弱,比如现在的王侍郎,就是如此。

    明明是怕老婆,想要拉个垫背的,帮忙渡过难关,还美名其曰,拜见嫂子。

    这里也有很多人都没有见过谢明慧,至少从他们成婚之后就是如此了,大家也都是从京口发迹的,以前也是认识的。

    要不要把何无忌也带上?

    当然不需要!

    人数太多了,反而会让谢明慧更加敏感,毕竟,家丑不可外扬,王谧也并不想在那么多兄弟的面前丢人现眼。

    是啊!

    肯定是要丢人的!

    不管有没有那封信,也不管他如何解释,从谢明慧的角度来讲,她都不会乐意看到自家郎君身边跟着这么一个美貌的女子,还是一路从徐州就跟过来的。

    不论如何,她都不可能平心静气。

    更何况,看谢明慧的为人也知道,她不是那种拿着正室的派头,展现什么端庄大方型的人。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高兴就是高兴,愤怒就是愤怒,她才不会玩那些虚的。

    王谧喜欢的就是她这一点,他可看不上那种大家闺秀,明明心里想的也全都是同一套,但是,表现出来的却是宽容大度,装什么装?

    但是,也不得不说,在这种时刻,王谧却忽然觉出那种大家闺秀的好来。

    那种女人都是深谙世家联姻生存之道的,若是遇到了这种事,必定可以体面的解决。

    但是,谢明慧就不会讲究这个了,大闹一场是必然。

    哎!

    头疼!

    来到后院,一眼就看到了绿珠。

    虽然时隔没有多久,但是,绿珠的状态却好像是换了一个人,期期艾艾的,好像被抽走了魂魄。

    在凛凛的寒风之中,绿珠的身子更显得纤弱无骨,仿佛是风一吹就要倒下。

    惹人怜爱。

    落叶在她的脚边铺好,好像是一条星光大道一般,而她就是最耀眼的明星!

    只可惜,这位明星,以前在徐州城里是风情万种的,到了这建康城却转变了戏路,成了个苦情戏的女主角。

    然而,当她看到王谧的那一刻,立刻就快步迎了上来,还换上了一个笑脸。

    变脸之快,直逼影后。

    “王侍郎,你终于来了!”

    就知道,王侍郎这样有情有义的人,是不会抛下她的!绿珠的眼中又泛起了泪花。

    看到她如此激动,王谧还真是有些无所适从,他虽然一直都知道,绿珠一心要追随他,但是,从徐州这一路赶回来,路上也是经历了许多波折,劳累的很。

    很多事情也就没有想的太明白,或者说,不敢想的太明白,而绿珠,虽然明显表现出了对王谧的倾慕,但也是碍于在路上颠簸的缘故,是不敢时刻都缠着王谧的。

    也不会这样做。毕竟,很明显,这些事情都是要到了建康才能有个说法的。

    可是,这一次,王谧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绿珠的情意,这就很难办呐!

    到时候,就算是娘子不发威,恐怕绿珠也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搞事情。

    他王谧不是里外不是人了?

    想到此处,本已坚定的心却忽然有些动摇了。

    “要不,还是让绿珠先留在这里吧,你随我回王府。”她这个话是对着何迈说的。

    何迈一整个没有料到。

    “为什么不带着奴家?”

    “是不是奴家做错了什么?”

    “王侍郎你不是来接奴家的吗?”何迈还没来得及说话,绿珠就抢上前了。

    她满怀悲愤的质问,甚至是饱含着怨恨。

    那种怨恨,甚至比刚才还要强烈。

    那个时候,她只当王谧已经抛下了她,短时间内是不会接她了,可是,后来,王谧又出现了。

    给了人家希望,再亲手踩烂,那种心碎心伤,绝对是加倍的,简直是无法让人接受,直接把绿珠压垮了!

    可是,王谧也很难呐!

    如果绿珠没有那么喜欢他,如果她能稍稍掩饰一下对王谧的情谊,至少稳妥的跟着她把这场戏唱完,一切说不定还能从长计议,有的商量。

    可是,你看看她,如此急迫,如此一根筋,这要是让她见到谢明慧,别人还没说要怎么处置她,她就会第一个跳出来嚷嚷着要给王谧做妾的。

    这不是要惹出大事了吗?

    “绿珠,你误会了!”

    “你的事,我一定会管到底,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但是,你也不能跟着我回家,我的情况你也知晓,我是有妻室的人,而且刚刚成婚不久,我确实不能带你回府。”

    “你先在无忌这里凑合一段时间,我保证,等到忙完了这一阵,我就立刻安排你的事。”

    “保证,你信我!”

    人类的经验都是在逐渐上涨之中的,就比如王谧心中明明没有那个意思,但是为了安定绿珠的心意,让她愿意留在何府,王谧现在也摆出了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

    “这是真的?”

    “你真的不会抛下我不管?”绿珠美丽的大眼睛,闪动着妖冶的光芒,却又透着期期艾艾。

    观之,令人无限动容。

    就这样的眼神,就算是岩石,也能给看化了,但是,王谧就是这样的勇者。

    在这样的目光凝视之下,他竟然岿然不动,啊,不对,他动了,他拉着何迈,头也不回的跑了。

    熘了熘了!

    此时不熘,更待何时?

    “侍郎!”

    “侍郎,你不能这样对待奴家!”

    绿珠狂奔几步,追了上去,何无忌一看大事不妙,连忙也追了过去。

    “绿珠娘子,稚远一向言出必行,他一定不会说谎,一定会来接你的,你就安心的在府上小住几日,等到稚远把手上的差事都忙完了,他就会来的。”

    啧啧,安慰女人真的是一件苦役,要不是绿珠是个大美人,何无忌是真的不愿意去掺和这些破事。

    这都是什么玩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