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心理哲学 > 不要嘲笑我们的敏感 > 抬眼眺望北方,知觉怒放(4)

抬眼眺望北方,知觉怒放(4)

    {室内,欲望} 穿白裙子的姑娘。自从有了这样的一次经历以后,田树和苏生每隔两三天随着彼此的欲望周期就会心照不宣地在一起。彼此都没有计较和要求,也从不言爱,如同一次各取所需式的交易。

    苏生满足自己趁年轻经历一些激情的幻想,而田树用苏生来满足艾小绿空下的身体欲望。他们不过多的融入彼此的生活,也不因此而打乱自己的内心情感计划。

    一切都平静而自然地发生。白天,他们各有各的生活,晚上,他们各有各的身体,只是偶尔交融。她对他,有迷恋没爱情,他对她,有情欲没沉迷。

    艾小绿在田树身边时,他们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正常地交往着,苏生也不刻意地回避什么。

    女人的感应总是灵敏的,艾小绿早就从苏生看田树的眼神里洞穿了一些未知。只不过在她不确定的时候,她不想去拆穿这一切,而且他相信田树对自己的爱是坚固的,任何杂乱都不可能把田树从自己身边抢走。另一方面,艾小绿也想检验下田树到底埋在自己心里的深度有多少,她能接受他到什么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