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武侠修真 > 圣师魔命 > 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 局面很微妙

第一千八百三十七章 局面很微妙

    片刻之间,鬼纳斯的声音里出现了厌恶的情绪。“有人在悄悄议论,真正的朅盘陀王不会把自己交给鬼子母。阴风西说,即使你去了白塔,也绝不可能是出于自愿。他正准备率领蒲犁向北,向嘉荣城进军,与他找到的任何鬼子母进行枪矛之舞,杀死这次行军中遇到的任何湿地人,他说是湿地人背叛了你。鬼幽泉在暗中议论,说如果这些谣言是真的,你背叛了我们,他会率领巫师山返回三绝之地。但在此之前,他要看到你的死亡。鬼何卒和照白骨没有发表任何议论,但他们同时在听取阴风西和鬼幽泉的意见。”

    鬼玄元的面孔扭曲了,他从齿缝间倒吸了一口气,对一名楼兰而言,这种表现已经相当于一名湿地人在撕扯自己的头发了。

    “这不是好讯息,”子恒说道,“但你们把它说得像是判决死刑一样,一旦令公鬼现身,谣言就会结束了。”

    令公鬼用手挠了挠头发:“如果是这样,鬼营室看起来就不会像是吞下一条蜥蜴了。”而鬼千拓和苏琳现在的模样,仿佛是她们吞下的蜥蜴仍然在她们的肚子里来回乱爬。“你有什么还没告诉我,鬼营室?”

    那名满脸皱纹的女人露出一个浅浅的、欣赏的微笑。“你能理解我们有言外之意,这样很好。”但她的声音仍然像岩石般冷硬,“你是和鬼子母一同返回的,有些人会相信这意味着你已经向鬼子母屈膝了。无论你怎样说,怎样做,他们会认为你已经被鬼子母套上了缰绳。想要向他们解释清楚事实并不容易,而在他们知道你曾被鬼子母囚禁之后就更困难了。秘密会找到跳蚤也钻不过的缝隙渗透出去,而被这么多人知道的秘密就已经生出翅膀了。”

    子恒看了崔戍和奔雷一眼,他们都和他们的部下一起望向此处。他不安地吞了口口水。有多少人追随令公鬼只是因为令公鬼可以倚重厌火族人的力量?肯定不是所有的人,肯定有许多人因为令公鬼是转生真龙而追随他。但受到厌火族人锋刃的光芒吸引或压迫的人,大约更多上五倍,甚至十倍。如果厌火族人离开了,或者是分裂了……

    子恒不想去思考这种可能性。守卫红河已经是他能力的极限了,甚至可能已经超过了他的能力,不管是不是缘起,子恒并没有幻想过自己会名垂史册。

    那是令公鬼的事情。村庄里的问题才是他能力所及的事情。但他也无法阻止自己。他的思绪一团混乱。如果最糟糕的情况到来该怎么办?他的脑海中闪过一个个名字:谁会尽忠职守,谁会中途开溜?前者似乎很少,后者似乎太多。

    子恒感到喉咙一阵发干。有太多人一心只想着自己的利益,仿佛从没听说过转生真龙和终极之战的预言。子恒怀疑,即使末日战争开始,仍然会有许多人为自己的利益用尽心思。最可怕的是,这些人中绝大多数将不会是魔尊的爪牙,他们只是一心为自己着想的普通人。

    巫咸的耳朵无力地低垂着,他也想到了这一点。

    鬼营室刚刚和令公鬼说完话,她的眼睛却已经瞪向了令公鬼身边,愤怒的眼神几乎能在钢铁上钻出洞来。“你们被命令留在马车里。”鬼去疫和苍术夫人猛然停住脚步,采蓝差点撞到她们身上。“你们已经被告知,未经允许不得碰触上清之气,但你们偷听了我们在这里所说的一切。你们会知道,我说过什么话,我就会怎么做。”

    尽管面对着鬼营室可怕的目光,三名鬼子母并没有退却。鬼去疫和苍术夫人显示出冰冷的威严,采蓝的眼神中更蕴含着挑衅的神情。

    巫咸的大眼睛转向她们,又转向智者,刚才只是垂下来的耳朵现在已经完全皱缩了起来,长眉毛一直低垂到脸颊上。子恒还在脑海中思考着一个个名字,只是心不在焉地好奇鬼子母会怎样对抗智者。用上清之气偷听————智者对此做出的反应绝不会只是鬼营室的两声咆哮,令公鬼的反应也绝不止于此。

    但令公鬼看上去并没有理会她们,他的目光越过了鬼营室,就像是在倾听某个其它人听不到的声音。“湿地人呢?”他最后说道,“羌活已经称王成为了女王,对不对?”他并没有真正地询问。

    鬼营室点点头,拇指扣击着腰带上匕首的握柄,但她的注意力一直都没离开那些鬼子母。谁会成为湿地人的国主或女王对厌火族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关系。特别是对于那些毁树的雨师城人。

    一根冰柱戳进了子恒的胸膛。燕氏家族的羌活想得到太阳王座并不是秘密,她从姬佗国主被刺杀那天开始就在谋划这件事,那时候令公鬼甚至还未自称为转生真龙。当人们都已经知道,令公鬼意欲将太阳王座交给仪景公主之后,羌活仍然继续暗中计划着。没有几个人知道羌活是一名冷血的杀人犯。

    而小丹现在还在那座城市里,不过,至少小丹不是孤身一人,鬼断怨和鬼指残会留在她身边。她们是枪姬众,也是小丹的朋友,就是那种在厌火族人之中可以彼此称为姐妹的人,她们不会让小丹受到伤害的。但那根冰柱并没有从子恒的胸中消失。羌活恨令公鬼,她也恨令公鬼身边所有的人,比如令公鬼朋友的老婆。不,鬼断怨和鬼指残会保护小丹平安的!

    “现在的局面很微妙。”苍术夫人没理会鬼营室,又故意朝令公鬼靠近了一些,干瘦的鬼营室目光已经变得如同一柄大锤。“无论你怎么做,都会引起巨大的反应,我————”

    “羌活说了什么关于我的事?”令公鬼用一种过于随意的语调问着鬼营室,“她有没有伤害夜娇靡?”夜娇靡,占西留候,令公鬼委托她管理雨师城。为什么他不问小丹?

    “夜娇靡平安无事。”鬼营室低声说着,目光却还停留在鬼子母身上。表面上,苍术夫人仍然保持着平静,对于自己的话被打断的事不做理会,但她瞪向令公鬼的目光几乎能冻僵熔炉中的火焰。这时鬼营室向鬼狞双打了个手势,示意她继续说下去。